首页 信托产品文章正文

[中粮信托-瑞盈3号平顶山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信托产品 2020-02-25 40 linbin123456

【中粮信托-瑞盈3号平顶山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享┃┃全┃┃国┃┃超┃┃高┃┃返┃┃点┃........┃合同可面签┃┃返点现结┃

合同可面签,返利即买即返,多年从业经验,分析项目风险

买信托可享1%-4%返利,买定融、政府债可享购买金额的4%-10%

-----------------《实时新闻》--------------------------

我在武汉当老师:同时给几百人上课 全程只靠信托群 人生的很多成就感和愉悦,并不是那些所谓成功能带来的,对吧? 口述:云少编辑:唐云路 本文同步首发腾讯科技 编者按:武汉人云少,在法国学艺术回国之后,从事首饰设计、艺术教程等工作。过去这一个月,她在线上发起“艺起抗疫”公益项目,为成年人和孩子分别提供在线艺术课程,为不得不“宅”在家的小朋友大朋友和老朋友们做些什么。我们记录下她的故事,以下是她的口述。 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31 岁,和爸妈住在一起,还有一条 11 岁的狗。 我母亲那边的亲戚都在江西,几乎每年过年都是举家去江西过年,今年的计划也不例外。 18、19 号左右,关于疫情的各种消息都已经出来了,感觉好像有些严重。我本身因为工作的原因,肯定会和很多人接触,小年那天我们全家还是去外面吃了饭。 到了 22 日早上,我们把所有行李都打包好,带上狗,准备开车去看外婆。车开出门,我想起来工作室有个东西需要拿,就先往那里开,过程中我妈突然说:“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喉咙有点干涩?” 那个时候我也觉得,那边家里老人和小孩儿都比较多,抵抗力相对差一些,会不会去了之后,我们自身没有问题,万一把病毒带过去怎么办? 最后一家三口决定当天就不走了,到家又一样样把行李卸下来。 到今天已经是第 33 天。 △最近一次出门,是去小区做分发蔬菜的志愿者 01第一次没拍年夜饭 20 号那天我们本来有个 Party,几个朋友约着聚一聚,因为(疫情)原因取消了,大家就改在群里聊聊天。 到了 22 日夜里,我还在跟朋友聊天,说这次可能有点严重。七八点钟的时候,已经有朋友陆陆续续在说,有些高速公路已经出不去了,我们还觉得只是谣传。 到了凌晨两点,我朋友截了个图跟我说,早上十点开始机场、武汉离汉通道暂时关闭,那一刻觉得真的有一点点慌。因为我们家本来就没打算在武汉过年,年货什么基本上没有准备,家里真的什么都没有。 凌晨四点钟,我就跑出去买东西。我家楼下有个 24 小时便利店,我以为我很早了,但是去了才发现有比我更早的。便利店的小哥当时说:“你们不要搞这么夸张,不会断水断粮的。” 可能我看贝爷那种野外生存的片子比较多,买的都是一些可以储存的,比如说麦片、消化饼干、火腿肠之类,就是新鲜食物吃完的时候,也能提供饱腹感的东西。 泡面我只买了少量,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增强免疫力的时候,泡面第一营养素是不够的,第二比较咸,我就没买多。 那天还买了一些卫生纸,因为那天其实家里卫生纸都用完了,加一块可能也就买了 200 多块钱东西。 其实我出去买东西,就是想把东西一次性囤够了,接下来就不出门,减少感染的几率。大部分人应该都是这么想的,不是说要抢购什么的。 这段时间,在武汉虽然感受不到爸妈年轻时那种物资相对短缺,但是大家莫名地吃东西没有那样铺张浪费,尽量都全部吃完。 23 号早上,盒马还能送,又从盒马订了一些,米、香肠、还有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我们真是没有打算在武汉过年,家里连米都没有了。 除夕(24 号)那天早上,我妈比较紧张一点,她就说怕过年没有菜吃。那时候私家车还能开出去,我就戴着眼镜、戴了一个 3M 的防毒面罩,去了离家最近的盒马。 面罩不是专门为疫情准备的,我平时做首饰设计,打磨原料时候会有粉尘之类的,平时就是一直在用的。 在超市,你就能感受到那个气氛,没有什么人说话,一进去就要量体温。24 号下午三点多钟,店里新鲜肉之类的,储存还挺多。我买了一些就回家了。 那天,是十年以来唯一一次没有拍年菜的除夕,那天吃得也简单,就四个菜。记得之前有一年我们三口之家在武汉过年,我掌厨,起码也有十个菜,会做一些比较浮夸的,热闹一点的,像松鼠鳜鱼什么的。 今年都是很朴素的菜,没有大菜,其中一个好像是八宝饭,就那种不能算是菜的菜。那天还有一盘草莓,充了一个菜放在桌上,这样算起来就是五个。现在想起来有草莓,好幸福。 那天吃饭也很快,就 10 分钟、15 分钟就吃完了。吃完看春晚的时候,心情也很复杂。我们这一代也算是伴随着春晚一直成长起来的,我就在想春晚会不会临时加节目进去呢? 当时的心情虽然没有说到高度焦虑,但是真的不太能够沉下心来看。白岩松那个节目,确实很感动,虽然你周围只有家人,但是莫名可以感到有一种力量。可能不是疫情中心的人,很难感受到,那是很神奇、很特殊的感觉。 02艺术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没法雪中送炭 大年初一到初五都过得很平淡。 第一次出门是 2 月 1 日,还是去盒马,因为那个时候小汽车的禁令刚下来,据说是收到短信的不能出门,我们家没收到,就开车出去了。 那天买的都是些白萝卜、胡萝卜、香肠这些好储存的,三口之家也就单开门的冰箱,其实放不下很多东西,出去一次也就买了 300 多块的东西,跟平时三口之家去超市采购会花的钱差不多。我没有看到那种疯狂抢购、造成恐慌的情况。 年前计划初七开工,就暂时推到 2 月 3 日。那天,工作室大家在线上开了个会。开完会我能感觉到,大家是想上班的,但是工作效率和工作积极性又是不高的,你能从大家的声音里听出来,想工作又不想工作那个状态。 各种各样新闻出来,有一种觉得自己特别没用的感觉。我学艺术,从当时读书到后来工作、创业,艺术的感觉大部分都是锦上添花,做不到雪中送炭。 各种各样的求助、中小企业不能开工、复工之后可能很多人会失业……虽然身边的朋友都算比较开朗,但是大家都尽量对这个事闭口不提的时候,我反而能感受到那种高强度的压力。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们之前做过公益项目,为特殊儿童做艺术疗愈的课程。如果帮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关注美好的事情上,相信应该能带来一些正能量。 3 号当天,我们就开始准备课程。 那天也是我的生日,在家吃了一个特别小的蛋糕。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最特别的生日,最特别的一节社会人类学课程。” 许下的生日愿望,是Love fights everything(爱会战胜一切)。 △云少的生日蛋糕 03孩子们的创造力超出我们想象 一开始,我们想拉一个信托群,就是大家一起上课,一起讨论。后来还是决定,分成青少年和两个班,因为各自的侧重点会有区别,每个群都是 160 多人。 成年人的班很多都是原来我们手工艺课的学员,他们本身更偏向更专业的手工艺课。但是别说他们了,我们老师自己的工具都不全,所以既要保持专业度,又要让他们在家能够立刻动手、有参与感,我们也挺纠结的。 我看到新闻说南极首破 20°C 高温,现在地球上的很多问题都是环境破坏导致的,成年人的课程就决定以绘画和废物利用为主。 △第一节课的学员作业 第一节课是改造家里的废餐盘,后面还用了家里的废枕套、旧袜子等等。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厦门的一个小姑娘,朋友的朋友,她很晚才在群里分享作业,她就跟我们讲说她今天去做志愿者了,回来才补的作业。她说我们在疫情的中心还能想到为大家做这样一件事,还蛮感动的。 青少年很多都是武汉当地朋友的孩子,70%以上都是武汉人,我们安排的是以绘画和手工为主。 以前我接触一些孩子,价值导向其实不太对,比如他会问做绘画、手工、艺术能干什么呢?能帮我考清华吗?这种问题我其实无法回答。而我们这个“艺起抗疫”项目,还是希望孩子通过手工,能在疫情比较严重的情况下,能够给他们带来快乐。 △孩子们的作品 2 月 9 日第一节课程上线,我们就是直接把课程上传到信托群里,20 分钟的视频,你看完做作业,几位老师就会在线互动,指导一下。 第一天 8 点上传的课,播完之后就只有一个小朋友比较积极,心里也挺忐忑的。后来到九点半之后,陆续就有家长帮孩子交作业了。 本来我们也打算通过直播平台来做直播课,但是有些家长说本来他们已经被孩子网上复课弄得焦头烂额了,对他们来说再下一个 App 可能会有负担,所以我们当时就想的特别简单,只要你进了群,任何时候打开学习就行。 第一节课的内容并不是很简单,有点类似立体书入门制作,是做一个立体贺卡,结果孩子们的能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一直到第二天,都持续有孩子在交作业, 儿童课程是每周一三五七,是每周一三五,每天课程发出来之后我们都会复盘。这是第一次设计没有特定主题的课程,也是第一次给没有归类的这么大群体上课。 04父母也有情绪,也无从拆解 大家嘴里都喊着自己是手残党,结果做出来都挺好的。我感觉大家说自己不行,很多时候都是在给自己设限。 这次疫情虽然有诸多不利,但是也确实有一些人因此给自己按了暂停键,重新认识自己,独立面对自己。 有一位成年班的学员单独跟我说,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可以做得了这件事,真的做下来的时候,觉得我自己好专注。他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专注过了。就是一个几块钱的收纳袋,改造它却有很大的成就感。 这种成就感平时被我们快节奏的生活淹没了,放在平时你可能会说做这个干什么呢?但是很多时候,人生的成就感和愉悦,并不是那些所谓成功能带来的,对吧? 从我自身来说,至少我多出了很多时间来陪父母。 我从小爷爷奶奶带得比较多,初高中都是寄宿,毕业以后离开武汉去上大学,后来去法国学艺术又是三年。2014 年我回国先是在杭州,后来去北京呆了一段时间,2015 年回武汉,就一直到现在。 虽然跟爸妈住在一起,但工作很忙,没什么沟通,尤其是 16、17 年,我出差很凶,几乎不着家。最近两年不出差,但是白天上班,晚上经常加班到很晚,想想跟父母相处的时间真的特别少。 这一个月里也吵过一次架,好像就是叠被子之类的小事,我妈嘟囔了两句就没有下文了。其实就很小的事,没有马上去做,父母可能就不太开心。 但是这次疫情真的让我学到了怎么理解父母,跟父母沟通。他们也是人,在那么焦虑的情况下他们也有情绪,也无从拆解。 即使他们对我嚷嚷,也不是因为这个事多生气,也是别的很多情绪积攒到一起,我就默默答应一下,让他把情绪发泄出来就好了。 05爸妈和狗说了很多很多话 我是我们家最多的,昨天出了一次门,去小区门口取配送来的菜,下去的时候走楼梯,不坐电梯。 小区现在只有一个入口,人们不能进出,所有人就站在那块空地上等配送员来送东西,各自隔了 1.5、2 米的距离站,都非常自觉。 之前外婆给我们打电话会天天都在强调,千万不要出门,千万不要因为狗就出门。我跟她说,狗万一得了抑郁怎么办,外婆说那你就疏导它,跟它讲道理。就很有意思。 我们家狗是一只雪纳瑞,从我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养了。我出国以后,狗就归我爸妈了。 因为担心它的健康,从 2 月 10 号封小区开始就不带它出门。本来出门在小区里遛的时候它也不太开心,因为每次回来用酒精消毒那个味道,它不喜欢。 它现在每天在阳台上,只要看到楼下有狗经过,就会冲着外面咆哮。好像在说你凭什么可以出去,我跟你讲,等开城了之后我再找你算账。 这段时间,明显感到它肚子大了一圈,缺乏运动,胖了。 △狗很久没出门,只能在窗边晒太阳 也能感觉到狗有点抑郁。平时它还是挺爱社交的性格,也经常惹点小麻烦,之前我们在小区里全副武装遛狗的时候,所有的狗都特别听话,离自己主人特别近,狗之间都不交流。 好像狗都懂,我们之间离远一点,说不定谁身上就有病毒。 我在家这段时间, 发现我爸妈跟狗说话比跟我说的都多。就是他们干个什么事都要跟狗有互动,烤个蛋糕会问它,你想不想吃、你要吃什么口味的? 以前他们白天也出门,上班的上班,各忙各的,也没发现和狗有这么多话说。 确实,爸妈没有像年轻人这么躁动,但是也憋狠了。 06崩溃过,也有好消息 23 号那天,我和朋友们聊天,真的有一种被放弃了的感觉。 整个疫情中最崩溃的一天也是 23 号,跟朋友聊着天,眼泪就自己流下来,说不上来是难过还是愤怒,还是伤心。 那个时刻会觉得,什么都没有活着重要。 当时想,万一控制不住,我要是挂了,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本来 2 月 7 号我应该飞菲律宾去潜水,当然这个行程凉了。我当时就很遗憾,没有到深海去看过水下的那些生命,也没有来得及克服内心对水的恐惧。 人生就那么几十年,结果固然重要,但是其实所有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都会变成一粒粒微臣。在这个宇宙里,因为每个人的人生经历,人与人才各自不同。 我很遗憾没去非洲看过动物大迁徙,之前我还想去给大象当保育员。 那一刻的感觉就是,看过的世界太少,为这个世界做得也太少。 接下来每天有各种新闻,就是好感动、太气了,交替循环,每天都是这样。我特别害怕,不是害怕疫情这个事,是害怕看朋友圈。 床位不够多那段时间,我在朋友圈一直刷、一直转,都是“谁谁谁的妈妈求助,已经不行了,能不能帮一个忙”。后来我越来越无力。有天上午一个朋友求助,下午大家都在那条动态下问他怎么样了,等很久他回了一个:“岳母已经走了,不用再帮忙了。” 真的是害怕和无奈,怀疑自己,不敢去看,我能做些什么呢?我一点用都没有,生命就那样逝去了。 所以在做这个公益课程的时候,想哪怕能起到一点点、一点点的作用,鼓励一下大家,就是好的。 也有好的消息,我有个朋友在疫情中间生了小孩,我特别佩服她。 当然她自己还不知道中间有多惊险。除夕当天,在协和,当时是有孕妇感染了,产科关闭,临时给她转到急诊室去生。所有的人都在问说你是不是那个感染的产妇?因为当时没人知道确切情况。 当时也比较混乱,原定的主刀大夫没法做手术,临时换了一位,给她做的剖腹产。 现在她母子平安,都在家里。24 号正好满月。 最近在《时间之书》里看到一段话:“年轻人你的职责是平整土地,而非焦虑时光,你做三四月的事,在八九月自有答案。” 焦虑、无力没有什么用,那我们就“八九月见”吧。 。

疫情下还能找到工作吗?大厂逆势捞人,但跳槽即涨薪的日子结束了 深响原创 · 作者|依民 核心要点 1互联网大厂依旧坚挺,天使轮、A轮招聘衰减严重。 2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应届生和职场新人求职面临更严峻挑战。 3当前公司大多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做好适度容忍工资下降的心理准备。 正在找工作的你还好吗? 春节过后,本该是传统招聘旺季,但今时显然不同往日。 企业延迟复工、民众不能出门,正常招聘无法开展;同时,中小企业以及餐饮、旅游等重线下行业面临生存危机,招聘需求缩减或消失。这个二月,无论雇主、求职者还是招聘行业都是难熬的。 危机之中,有企业倒下,也有企业逆势扩张,更多企业选择积极转型自救。疫情对每家企业和每个个体带来不同影响,对于身处其中的每个人而言,了解招聘市场当下现状,是应对“黑天鹅”、解决问题的前提。 应届生找工作难上加难 当下招聘市场究竟真相如何?情况也许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 在2月初部分企业远程复工后,拉勾网对平台200家大客户进行了一对一调研,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告诉「深响」,最开始很担心公司们会不会不招聘了,但调研结果显示,只有不到10%的公司表示会收紧招聘,另外180多家公司都会保持招聘甚至扩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拉勾主要服务互联网行业,且其调研的200家公司都属于大企业。也就是说,疫情之下,互联网大厂们依旧坚挺,但并不是所有行业、所有公司都有底气在寒冬中维持甚至扩大招聘规模。 许单单 情况呈现两极化,一方面,互联网大厂仍在扩招,许单单透露,“有一家企业甚至要招到一万七千人”。但从平台数据能看到,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公司死掉了,天使轮、A司招聘衰减很厉害,中小企业此时此刻在招聘上动作会特别小,而互联网行业之外,或者是为传统行业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受影响比较大。 领英中国总裁陆坚表示,根据领英平台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后的新增开放职位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显著下降。分行业来看,娱乐旅游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招聘需求受疫情影响最大,企业服务、医疗卫生和设计领域的招聘需求受影响最小。 不过,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招聘需求也在逐渐恢复。分析过去三周里新增的职位数,领英平台数据发现,在疫情中得到最快恢复的行业为医疗设备、互联网、制药。此外,这次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企业对于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 BOSS直聘CSL职业科学实验室负责人薛延波博士介绍,2020年春节后十天(2.3-2.12),就业市场新增招聘需求较2019年同阶段减半,复工第二周(2.10-2.14),市场招聘需求较第一周环比增长28%,整体招聘形势正在复苏。 从行业来看, 旅游、餐饮、酒店/住宿等线下生活消费行业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节后十天招聘需求降幅普遍超过六成。其中,旅游业由于基本停摆,招聘需求不足2019年同期的四分之一;广告/传媒业的招聘需求降幅也超过七成。 BOSS直聘方面还注意到,短期内岗位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占据需求主体的中小微企业和面向应届生的新增岗位大幅缩水,中高收入区间的岗位比例提升,暂时拉高了平均薪资水平,2月3日-2月12日,市场平均招聘薪资高达9212元,同比增长19.8%;薪资中位数为6866元,同比增长10.2%。 同时,节后以来,互联网企业对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技术人才的需求占比高达62.2%,同比提升7.2个百分点。明确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岗位占比74.2%,同比提升7.1个百分点。这种趋势将对应届生和职场新人的求职带来更严峻的挑战。 根据此前教育部披露的信息,2020年,我国大学毕业生人数预计将达到874万人,比2019年增加40万人。结合招聘平台的数据,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下,企业更倾向于招聘有竞争、实战能力强的应聘者。在大学毕业生人数整体增长而企业需求下降的大背景下,应届毕业生今年的找工作之路可能会尤为艰难。 逆势抢人好时机 疫情之下,“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这句巴菲特名言也再度应验,在一些公司裁员、降薪之时,仍有许多公司看准时机进场捞人。 传统来看,一季度之所以成为招聘旺季,主要源于春节过后,年前被裁的员工、领完年终奖后计划跳槽的员工、以及即将毕业的学生集中涌入招聘市场,企业往往也因年度规划落实在开年有更多招聘需求,因此招聘市场素有金三银四一说。 而今年,部分公司遭遇系统性风险,裁员、降薪甚至倒闭的消息屡屡传出,比如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要把全体1500多名员工的工资打3.5折就是代表,类似做法会导致部分员工无法满足日常房贷、生活所需,因此无论是裁员还是降薪,许多人只得另谋出处,成为人才市场新增量。 当下招聘市场里,原计划跳槽的求职者变少了,因为系统性风险进入招聘市场的人变多了,这些人许多为公司骨干,正常情况下很难被挖角,属于难得的人才,许多现金流坚挺的公司看到趋势选择逆势入场抢人。 许单单介绍道,“我与身边许多CEO朋友有一个共识,这次会死很多小企业,很多优秀的人会被迫淘汰,但现金流不错的企业都在摩拳擦掌,认为这是抢人的时候,兴奋的程度大于紧张的程度。比如我自己这段时间面的人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倒闭公司的高管,候选人质量明显高于平时。” 不过,部分企业“入场抢人”并不能改变招聘整体盘子缩减的事实。 通常而言,招聘企业一季度营收占比会比其他季度会高出几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显然很难复制往年景象。对此,无论许单单、陆坚还是薛延波对市场整体表示乐观。 许单单认为,一季度收入会受到严重影响,但招聘需求不会消失,只是推迟,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四、五月份该招聘还是会招聘。薛延波则表示,目前来看,整体招聘需求随着企业复工正在复苏。 陆坚分析,“现阶段很多企业在业务、发展上面临变化和调整,在这样的环境下招聘计划也势必需要调整,重新梳理招聘岗位和招聘流程。另外,受疫情影响,许多企业开始远程办公,想要把正常的线下面试和入职流程,变成线上的对应方案并获得许可,也需要一定时间。” 可以说,今年的招聘高峰期可能会延迟,但依然会来,可能由"金三银四"变成"金五银六"。 “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在极大的不确定性面前,许多蠢蠢欲动准备跳槽的心都被迫安定下来。 BOSS直聘研究院根据平台数据发现,由于市场风险加剧,求职者求稳心态强烈,小微企业面临着人才需求和供给双降的困境。 领英数据显示,近期求职者更为谨慎。春节后领英平台上非应届毕业生求职者的职位申请数量较今年春节前和去年同期都有所下降。除了医疗卫生领域外,领英上其他领域的招聘信息浏览数量都在减少,职场人对跳槽更为谨慎。拉勾平台数据也指向同样结果:求职者更谨慎了。 对于已经离职正在找工作的人来说,眼下没有太多选择。在这个特殊时刻,是赶快上岸还是继续精挑细选成为摆在许多求职者眼前的难题。 对此,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一定要擦亮眼睛。“大一点的公司不太受影响,许多公司在逆势发展,一部分小公司有风险,求职者一定要甄别一下公司,以免出现入职后不久公司即出现减员、降薪甚至倒闭的尴尬处境。” 从结果来看,求职者们已经更加偏好规模更大的公司,BOSS直聘数据显示,节后十天(2.3-2.12),在2020年春节前离职,并且在节后已经开始求职的人才中,超半数只与千人以上规模企业的招聘者主动沟通。 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也摆在求职者们前面:还能不能涨薪? 从招聘行业反馈的信息来看,疫情之下,尽管许多公司在逆势扩张,但谨慎程度依然提高了,这段时间几乎所有公司都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要调整心态,部分求职者更要做好降薪准备。 前几年,受移动互联网红利的带动,资本密集涌入一些赛道,部分行业薪资水涨船高。但单纯追逐高薪在许单单看来并不是明智之举,身处招聘行业,他目睹了许多求职者的职业发展历程:很多BAT的优秀人才前几年被一些企业高薪挖走,随着资本涌入下一个风口比如区块链等,人才随之流动工资继续上涨。但“工资在很年轻时因泡沫的原因变高,对绝大部分人是一件坏事”。 “我现在看到这批人会觉得特别可惜,他们可能工资已经涨到月薪4、5万,而原先留在BAT的同事还是2.5或3万,但他们已经透支了未来涨薪的空间。看上去还是找到了一份5万块钱的工作,但是跳槽更多了,且现在进入人才市场相较前同事们是很没有竞争力的。尽管上一份工作的高薪是因为资本泡沫吹起来的,但很多人不愿意降薪。可是,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被泡沫吹起的薪资在当下的求职环境中会尤为危险。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们,需要衡量现在的工资是由能力导致还是由所在行业的泡沫导致,“如果过去在一些泡沫行业工作,这个时候要容忍适度的下降。在企业经营艰难的阶段,如果求职者主动适当降薪,企业会认为这个人更看重长期价值,因此是加分的行为。” 陆坚则建议,面对招聘市场的变化,求职者首先保持良好平和心态,思考清楚自己的职业规划,同时针对职业规划增进自身技能。 “领英最新的数据发现,目前企业对初级岗位的需求降低,这意味着具备更强竞争力的求职者才能脱颖而出,比如是否具备核心的技能、是否具有明确的职业目标和规划等等。” 休克式应对不可取 求职者日子不好过,企业面对的挑战也不小。 疫情之下,负责企业人力资源的HR首要职责是保护员工安全,比如掌握员工健康信息,根据公司需求、市场环境和疫情进展随时调整招聘和开工计划。在处理眼下紧急事宜的同时,许多公司也意识到,疫情虽然带来挑战,但也是展示凝聚力的特殊时刻,应着眼长远发展做更多准备。 2003年,阿里巴巴遭遇SARS疫情,尽管顺利渡过,但这个危机在马云心中留下了深刻烙印。 SARS时期的马云 如今一年一度的阿里日便与SARS危机有关,在2005年第一个阿里日上,马云透露,设置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2003年5月的“非典”时期阿里人的激情和信念。 经历过疫情考验的马云深知企业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在其发起成立的湖畔大学上,他希望将类似经验传承下去。据「深响」了解,近期,马云建议湖畔大学相关企业设立“首席记录官”,并请到专业的纪录片导演培训“首席记录官”们,让他们为企业记录下疫情中的公司种种,这将会成为未来做企业文化特别好的素材。 持有相同看法的人并不少,结合领英的实际经历,陆坚认为,在疫情这种特殊情形下,反而是企业对外建立雇主品牌、对内增加员工凝聚力和归属感的时机,也是企业反思应急管理流程、组织架构的机会。 从招聘行业数据来看,在本次疫情中受冲击比较大的许多行业、企业也已在自救,提升数字化能力是整体趋势。 BOSS直聘平台数据显示,不少企业正在自救转型: 从岗位来看,大型餐饮集团和平台服务类企业对技术人才的需求比例由0.41%倍增到1.73%,配送类岗位需求比例由0.93%倍增到7.3%; 互联网行业对于技术岗位中云计算、运维、后端开发、架构师等主要负责服务速度、中粮信托-瑞盈3号平顶山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性能和稳定性提升的岗位更为活跃; 另外,节后第二周,生活服务业中摄影/摄像岗位环比增幅高达411%,主要工作职责是旅拍和线上内容制作,需求绝大部分来自100人以下的小微旅游企业。 节后十天,线下教育类企业招聘的岗位类型里,市场和服务类岗位比例降低,而技术和运营类岗位比例有明显提升。可见,线下教育类企业正从人才结构调整着手,冲击模式的转变。 另一面,在线教育企业面对突如其来的海量新用户,技术、课程质量、精细化运营等方面的实力极为重要,将成为未来发展的重要变因。BOSS直聘研究院发现,在线教育企业目前的招聘重点在向课程销售倾斜。 对于疫情带来的挑战,许单单即认为,“公司不要被疫情吓到,不要冻结headcount。面对困难,企业肯定要做最坏的打算,保现金流,开源开不动可以在节流上下功夫,优秀的企业都在抢人,一边节流一边抢人,正好可以调整公司的人才结构,优化团队能力。” 一言以蔽之:优秀的公司、HR会为未来发展做谋划,被吓到,一味紧缩、一味保守并不是上上之选。 。

疫情下还能找到工作吗?大厂逆势捞人,但跳槽即涨薪的日子结束了 深响原创 · 作者|依民 核心要点 1互联网大厂依旧坚挺,天使轮、A轮招聘衰减严重。 2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应届生和职场新人求职面临更严峻挑战。 3当前公司大多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做好适度容忍工资下降的心理准备。 正在找工作的你还好吗? 春节过后,本该是传统招聘旺季,但今时显然不同往日。 企业延迟复工、民众不能出门,正常招聘无法开展;同时,中小企业以及餐饮、旅游等重线下行业面临生存危机,招聘需求缩减或消失。这个二月,无论雇主、求职者还是招聘行业都是难熬的。 危机之中,有企业倒下,也有企业逆势扩张,更多企业选择积极转型自救。疫情对每家企业和每个个体带来不同影响,对于身处其中的每个人而言,了解招聘市场当下现状,是应对“黑天鹅”、解决问题的前提。 应届生找工作难上加难 当下招聘市场究竟真相如何?情况也许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 在2月初部分企业远程复工后,拉勾网对平台200家大客户进行了一对一调研,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告诉「深响」,最开始很担心公司们会不会不招聘了,但调研结果显示,只有不到10%的公司表示会收紧招聘,另外180多家公司都会保持招聘甚至扩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拉勾主要服务互联网行业,且其调研的200家公司都属于大企业。也就是说,疫情之下,互联网大厂们依旧坚挺,但并不是所有行业、所有公司都有底气在寒冬中维持甚至扩大招聘规模。 许单单 情况呈现两极化,一方面,互联网大厂仍在扩招,许单单透露,“有一家企业甚至要招到一万七千人”。但从平台数据能看到,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公司死掉了,天使轮、A司招聘衰减很厉害,中小企业此时此刻在招聘上动作会特别小,而互联网行业之外,或者是为传统行业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受影响比较大。 领英中国总裁陆坚表示,根据领英平台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后的新增开放职位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显著下降。分行业来看,娱乐旅游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招聘需求受疫情影响最大,企业服务、医疗卫生和设计领域的招聘需求受影响最小。 不过,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招聘需求也在逐渐恢复。分析过去三周里新增的职位数,领英平台数据发现,在疫情中得到最快恢复的行业为医疗设备、互联网、制药。此外,这次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企业对于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 BOSS直聘CSL职业科学实验室负责人薛延波博士介绍,2020年春节后十天(2.3-2.12),就业市场新增招聘需求较2019年同阶段减半,复工第二周(2.10-2.14),市场招聘需求较第一周环比增长28%,整体招聘形势正在复苏。 从行业来看, 旅游、餐饮、酒店/住宿等线下生活消费行业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节后十天招聘需求降幅普遍超过六成。其中,旅游业由于基本停摆,招聘需求不足2019年同期的四分之一;广告/传媒业的招聘需求降幅也超过七成。 BOSS直聘方面还注意到,短期内岗位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占据需求主体的中小微企业和面向应届生的新增岗位大幅缩水,中高收入区间的岗位比例提升,暂时拉高了平均薪资水平,2月3日-2月12日,市场平均招聘薪资高达9212元,同比增长19.8%;薪资中位数为6866元,同比增长10.2%。 同时,节后以来,互联网企业对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技术人才的需求占比高达62.2%,同比提升7.2个百分点。明确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岗位占比74.2%,同比提升7.1个百分点。这种趋势将对应届生和职场新人的求职带来更严峻的挑战。 根据此前教育部披露的信息,2020年,我国大学毕业生人数预计将达到874万人,比2019年增加40万人。结合招聘平台的数据,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下,企业更倾向于招聘有竞争、实战能力强的应聘者。在大学毕业生人数整体增长而企业需求下降的大背景下,应届毕业生今年的找工作之路可能会尤为艰难。 逆势抢人好时机 疫情之下,“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这句巴菲特名言也再度应验,在一些公司裁员、降薪之时,仍有许多公司看准时机进场捞人。 传统来看,一季度之所以成为招聘旺季,主要源于春节过后,年前被裁的员工、领完年终奖后计划跳槽的员工、以及即将毕业的学生集中涌入招聘市场,企业往往也因年度规划落实在开年有更多招聘需求,因此招聘市场素有金三银四一说。 而今年,部分公司遭遇系统性风险,裁员、降薪甚至倒闭的消息屡屡传出,比如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要把全体1500多名员工的工资打3.5折就是代表,类似做法会导致部分员工无法满足日常房贷、生活所需,因此无论是裁员还是降薪,许多人只得另谋出处,成为人才市场新增量。 当下招聘市场里,原计划跳槽的求职者变少了,因为系统性风险进入招聘市场的人变多了,这些人许多为公司骨干,正常情况下很难被挖角,属于难得的人才,许多现金流坚挺的公司看到趋势选择逆势入场抢人。 许单单介绍道,“我与身边许多CEO朋友有一个共识,这次会死很多小企业,很多优秀的人会被迫淘汰,但现金流不错的企业都在摩拳擦掌,认为这是抢人的时候,兴奋的程度大于紧张的程度。比如我自己这段时间面的人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倒闭公司的高管,候选人质量明显高于平时。” 不过,部分企业“入场抢人”并不能改变招聘整体盘子缩减的事实。 通常而言,招聘企业一季度营收占比会比其他季度会高出几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显然很难复制往年景象。对此,无论许单单、陆坚还是薛延波对市场整体表示乐观。 许单单认为,一季度收入会受到严重影响,但招聘需求不会消失,只是推迟,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四、五月份该招聘还是会招聘。薛延波则表示,目前来看,整体招聘需求随着企业复工正在复苏。 陆坚分析,“现阶段很多企业在业务、发展上面临变化和调整,在这样的环境下招聘计划也势必需要调整,重新梳理招聘岗位和招聘流程。另外,受疫情影响,许多企业开始远程办公,想要把正常的线下面试和入职流程,变成线上的对应方案并获得许可,也需要一定时间。” 可以说,今年的招聘高峰期可能会延迟,但依然会来,可能由"金三银四"变成"金五银六"。 “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在极大的不确定性面前,许多蠢蠢欲动准备跳槽的心都被迫安定下来。 BOSS直聘研究院根据平台数据发现,由于市场风险加剧,求职者求稳心态强烈,小微企业面临着人才需求和供给双降的困境。 领英数据显示,近期求职者更为谨慎。春节后领英平台上非应届毕业生求职者的职位申请数量较今年春节前和去年同期都有所下降。除了医疗卫生领域外,领英上其他领域的招聘信息浏览数量都在减少,职场人对跳槽更为谨慎。拉勾平台数据也指向同样结果:求职者更谨慎了。 对于已经离职正在找工作的人来说,眼下没有太多选择。在这个特殊时刻,是赶快上岸还是继续精挑细选成为摆在许多求职者眼前的难题。 对此,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一定要擦亮眼睛。“大一点的公司不太受影响,许多公司在逆势发展,一部分小公司有风险,求职者一定要甄别一下公司,以免出现入职后不久公司即出现减员、降薪甚至倒闭的尴尬处境。” 从结果来看,求职者们已经更加偏好规模更大的公司,BOSS直聘数据显示,节后十天(2.3-2.12),在2020年春节前离职,并且在节后已经开始求职的人才中,超半数只与千人以上规模企业的招聘者主动沟通。 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也摆在求职者们前面:还能不能涨薪? 从招聘行业反馈的信息来看,疫情之下,尽管许多公司在逆势扩张,但谨慎程度依然提高了,这段时间几乎所有公司都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要调整心态,部分求职者更要做好降薪准备。 前几年,受移动互联网红利的带动,资本密集涌入一些赛道,部分行业薪资水涨船高。但单纯追逐高薪在许单单看来并不是明智之举,身处招聘行业,他目睹了许多求职者的职业发展历程:很多BAT的优秀人才前几年被一些企业高薪挖走,随着资本涌入下一个风口比如区块链等,人才随之流动工资继续上涨。但“工资在很年轻时因泡沫的原因变高,对绝大部分人是一件坏事”。 “我现在看到这批人会觉得特别可惜,他们可能工资已经涨到月薪4、5万,而原先留在BAT的同事还是2.5或3万,但他们已经透支了未来涨薪的空间。看上去还是找到了一份5万块钱的工作,但是跳槽更多了,且现在进入人才市场相较前同事们是很没有竞争力的。尽管上一份工作的高薪是因为资本泡沫吹起来的,但很多人不愿意降薪。可是,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被泡沫吹起的薪资在当下的求职环境中会尤为危险。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们,需要衡量现在的工资是由能力导致还是由所在行业的泡沫导致,“如果过去在一些泡沫行业工作,这个时候要容忍适度的下降。在企业经营艰难的阶段,如果求职者主动适当降薪,企业会认为这个人更看重长期价值,因此是加分的行为。” 陆坚则建议,面对招聘市场的变化,求职者首先保持良好平和心态,思考清楚自己的职业规划,同时针对职业规划增进自身技能。 “领英最新的数据发现,目前企业对初级岗位的需求降低,这意味着具备更强竞争力的求职者才能脱颖而出,比如是否具备核心的技能、是否具有明确的职业目标和规划等等。” 休克式应对不可取 求职者日子不好过,企业面对的挑战也不小。 疫情之下,负责企业人力资源的HR首要职责是保护员工安全,比如掌握员工健康信息,根据公司需求、市场环境和疫情进展随时调整招聘和开工计划。在处理眼下紧急事宜的同时,许多公司也意识到,疫情虽然带来挑战,但也是展示凝聚力的特殊时刻,应着眼长远发展做更多准备。 2003年,阿里巴巴遭遇SARS疫情,尽管顺利渡过,但这个危机在马云心中留下了深刻烙印。 SARS时期的马云 如今一年一度的阿里日便与SARS危机有关,在2005年第一个阿里日上,马云透露,设置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2003年5月的“非典”时期阿里人的激情和信念。 经历过疫情考验的马云深知企业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在其发起成立的湖畔大学上,他希望将类似经验传承下去。据「深响」了解,近期,马云建议湖畔大学相关企业设立“首席记录官”,并请到专业的纪录片导演培训“首席记录官”们,让他们为企业记录下疫情中的公司种种,这将会成为未来做企业文化特别好的素材。 持有相同看法的人并不少,结合领英的实际经历,陆坚认为,在疫情这种特殊情形下,反而是企业对外建立雇主品牌、对内增加员工凝聚力和归属感的时机,也是企业反思应急管理流程、组织架构的机会。 从招聘行业数据来看,在本次疫情中受冲击比较大的许多行业、企业也已在自救,提升数字化能力是整体趋势。 BOSS直聘平台数据显示,不少企业正在自救转型: 从岗位来看,大型餐饮集团和平台服务类企业对技术人才的需求比例由0.41%倍增到1.73%,配送类岗位需求比例由0.93%倍增到7.3%; 互联网行业对于技术岗位中云计算、运维、后端开发、架构师等主要负责服务速度、性能和稳定性提升的岗位更为活跃; 另外,节后第二周,生活服务业中摄影/摄像岗位环比增幅高达411%,主要工作职责是旅拍和线上内容制作,需求绝大部分来自100人以下的小微旅游企业。 节后十天,线下教育类企业招聘的岗位类型里,市场和服务类岗位比例降低,而技术和运营类岗位比例有明显提升。可见,线下教育类企业正从人才结构调整着手,冲击模式的转变。 另一面,在线教育企业面对突如其来的海量新用户,技术、课程质量、精细化运营等方面的实力极为重要,将成为未来发展的重要变因。BOSS直聘研究院发现,在线教育企业目前的招聘重点在向课程销售倾斜。 对于疫情带来的挑战,许单单即认为,“公司不要被疫情吓到,不要冻结headcount。面对困难,企业肯定要做最坏的打算,保现金流,开源开不动可以在节流上下功夫,优秀的企业都在抢人,一边节流一边抢人,正好可以调整公司的人才结构,优化团队能力。” 一言以蔽之:优秀的公司、HR会为未来发展做谋划,被吓到,一味紧缩、一味保守并不是上上之选。 。

疫情下还能找到工作吗?大厂逆势捞人,但跳槽即涨薪的日子结束了 深响原创 · 作者|依民 核心要点 1互联网大厂依旧坚挺,天使轮、A轮招聘衰减严重。 2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应届生和职场新人求职面临更严峻挑战。 3当前公司大多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做好适度容忍工资下降的心理准备。 正在找工作的你还好吗? 春节过后,本该是传统招聘旺季,但今时显然不同往日。 企业延迟复工、民众不能出门,正常招聘无法开展;同时,中小企业以及餐饮、旅游等重线下行业面临生存危机,招聘需求缩减或消失。这个二月,无论雇主、求职者还是招聘行业都是难熬的。 危机之中,有企业倒下,也有企业逆势扩张,更多企业选择积极转型自救。疫情对每家企业和每个个体带来不同影响,对于身处其中的每个人而言,了解招聘市场当下现状,是应对“黑天鹅”、解决问题的前提。 应届生找工作难上加难 当下招聘市场究竟真相如何?情况也许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 在2月初部分企业远程复工后,拉勾网对平台200家大客户进行了一对一调研,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告诉「深响」,最开始很担心公司们会不会不招聘了,但调研结果显示,只有不到10%的公司表示会收紧招聘,另外180多家公司都会保持招聘甚至扩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拉勾主要服务互联网行业,且其调研的200家公司都属于大企业。也就是说,疫情之下,互联网大厂们依旧坚挺,但并不是所有行业、所有公司都有底气在寒冬中维持甚至扩大招聘规模。 许单单 情况呈现两极化,一方面,互联网大厂仍在扩招,许单单透露,“有一家企业甚至要招到一万七千人”。但从平台数据能看到,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公司死掉了,天使轮、A司招聘衰减很厉害,中小企业此时此刻在招聘上动作会特别小,而互联网行业之外,或者是为传统行业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受影响比较大。 领英中国总裁陆坚表示,根据领英平台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后的新增开放职位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显著下降。分行业来看,娱乐旅游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招聘需求受疫情影响最大,企业服务、医疗卫生和设计领域的招聘需求受影响最小。 不过,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招聘需求也在逐渐恢复。分析过去三周里新增的职位数,领英平台数据发现,在疫情中得到最快恢复的行业为医疗设备、互联网、制药。此外,这次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企业对于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 BOSS直聘CSL职业科学实验室负责人薛延波博士介绍,2020年春节后十天(2.3-2.12),就业市场新增招聘需求较2019年同阶段减半,复工第二周(2.10-2.14),市场招聘需求较第一周环比增长28%,整体招聘形势正在复苏。 从行业来看, 旅游、餐饮、酒店/住宿等线下生活消费行业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节后十天招聘需求降幅普遍超过六成。其中,旅游业由于基本停摆,招聘需求不足2019年同期的四分之一;广告/传媒业的招聘需求降幅也超过七成。 BOSS直聘方面还注意到,短期内岗位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占据需求主体的中小微企业和面向应届生的新增岗位大幅缩水,中高收入区间的岗位比例提升,暂时拉高了平均薪资水平,2月3日-2月12日,市场平均招聘薪资高达9212元,同比增长19.8%;薪资中位数为6866元,同比增长10.2%。 同时,节后以来,互联网企业对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技术人才的需求占比高达62.2%,同比提升7.2个百分点。明确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岗位占比74.2%,同比提升7.1个百分点。这种趋势将对应届生和职场新人的求职带来更严峻的挑战。 根据此前教育部披露的信息,2020年,我国大学毕业生人数预计将达到874万人,比2019年增加40万人。结合招聘平台的数据,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下,企业更倾向于招聘有竞争、实战能力强的应聘者。在大学毕业生人数整体增长而企业需求下降的大背景下,应届毕业生今年的找工作之路可能会尤为艰难。 逆势抢人好时机 疫情之下,“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这句巴菲特名言也再度应验,在一些公司裁员、降薪之时,仍有许多公司看准时机进场捞人。 传统来看,一季度之所以成为招聘旺季,主要源于春节过后,年前被裁的员工、领完年终奖后计划跳槽的员工、以及即将毕业的学生集中涌入招聘市场,企业往往也因年度规划落实在开年有更多招聘需求,因此招聘市场素有金三银四一说。 而今年,部分公司遭遇系统性风险,裁员、降薪甚至倒闭的消息屡屡传出,比如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要把全体1500多名员工的工资打3.5折就是代表,类似做法会导致部分员工无法满足日常房贷、生活所需,因此无论是裁员还是降薪,许多人只得另谋出处,成为人才市场新增量。 当下招聘市场里,原计划跳槽的求职者变少了,因为系统性风险进入招聘市场的人变多了,这些人许多为公司骨干,正常情况下很难被挖角,属于难得的人才,许多现金流坚挺的公司看到趋势选择逆势入场抢人。 许单单介绍道,“我与身边许多CEO朋友有一个共识,这次会死很多小企业,很多优秀的人会被迫淘汰,但现金流不错的企业都在摩拳擦掌,认为这是抢人的时候,兴奋的程度大于紧张的程度。比如我自己这段时间面的人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倒闭公司的高管,候选人质量明显高于平时。” 不过,部分企业“入场抢人”并不能改变招聘整体盘子缩减的事实。 通常而言,招聘企业一季度营收占比会比其他季度会高出几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显然很难复制往年景象。对此,无论许单单、陆坚还是薛延波对市场整体表示乐观。 许单单认为,一季度收入会受到严重影响,但招聘需求不会消失,只是推迟,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四、五月份该招聘还是会招聘。薛延波则表示,目前来看,整体招聘需求随着企业复工正在复苏。 陆坚分析,“现阶段很多企业在业务、发展上面临变化和调整,在这样的环境下招聘计划也势必需要调整,重新梳理招聘岗位和招聘流程。另外,受疫情影响,许多企业开始远程办公,想要把正常的线下面试和入职流程,变成线上的对应方案并获得许可,也需要一定时间。” 可以说,今年的招聘高峰期可能会延迟,但依然会来,可能由"金三银四"变成"金五银六"。 “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在极大的不确定性面前,许多蠢蠢欲动准备跳槽的心都被迫安定下来。 BOSS直聘研究院根据平台数据发现,由于市场风险加剧,求职者求稳心态强烈,小微企业面临着人才需求和供给双降的困境。 领英数据显示,近期求职者更为谨慎。春节后领英平台上非应届毕业生求职者的职位申请数量较今年春节前和去年同期都有所下降。除了医疗卫生领域外,领英上其他领域的招聘信息浏览数量都在减少,职场人对跳槽更为谨慎。拉勾平台数据也指向同样结果:求职者更谨慎了。 对于已经离职正在找工作的人来说,眼下没有太多选择。在这个特殊时刻,是赶快上岸还是继续精挑细选成为摆在许多求职者眼前的难题。 对此,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一定要擦亮眼睛。“大一点的公司不太受影响,许多公司在逆势发展,一部分小公司有风险,求职者一定要甄别一下公司,以免出现入职后不久公司即出现减员、降薪甚至倒闭的尴尬处境。” 从结果来看,求职者们已经更加偏好规模更大的公司,BOSS直聘数据显示,节后十天(2.3-2.12),在2020年春节前离职,并且在节后已经开始求职的人才中,超半数只与千人以上规模企业的招聘者主动沟通。 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也摆在求职者们前面:还能不能涨薪? 从招聘行业反馈的信息来看,疫情之下,尽管许多公司在逆势扩张,但谨慎程度依然提高了,这段时间几乎所有公司都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要调整心态,部分求职者更要做好降薪准备。 前几年,受移动互联网红利的带动,资本密集涌入一些赛道,部分行业薪资水涨船高。但单纯追逐高薪在许单单看来并不是明智之举,身处招聘行业,他目睹了许多求职者的职业发展历程:很多BAT的优秀人才前几年被一些企业高薪挖走,随着资本涌入下一个风口比如区块链等,人才随之流动工资继续上涨。但“工资在很年轻时因泡沫的原因变高,对绝大部分人是一件坏事”。 “我现在看到这批人会觉得特别可惜,他们可能工资已经涨到月薪4、5万,而原先留在BAT的同事还是2.5或3万,但他们已经透支了未来涨薪的空间。看上去还是找到了一份5万块钱的工作,但是跳槽更多了,且现在进入人才市场相较前同事们是很没有竞争力的。尽管上一份工作的高薪是因为资本泡沫吹起来的,但很多人不愿意降薪。可是,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被泡沫吹起的薪资在当下的求职环境中会尤为危险。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们,需要衡量现在的工资是由能力导致还是由所在行业的泡沫导致,“如果过去在一些泡沫行业工作,这个时候要容忍适度的下降。在企业经营艰难的阶段,如果求职者主动适当降薪,企业会认为这个人更看重长期价值,因此是加分的行为。” 陆坚则建议,面对招聘市场的变化,求职者首先保持良好平和心态,思考清楚自己的职业规划,同时针对职业规划增进自身技能。 “领英最新的数据发现,目前企业对初级岗位的需求降低,这意味着具备更强竞争力的求职者才能脱颖而出,比如是否具备核心的技能、是否具有明确的职业目标和规划等等。” 休克式应对不可取 求职者日子不好过,企业面对的挑战也不小。 疫情之下,负责企业人力资源的HR首要职责是保护员工安全,比如掌握员工健康信息,根据公司需求、市场环境和疫情进展随时调整招聘和开工计划。在处理眼下紧急事宜的同时,许多公司也意识到,疫情虽然带来挑战,但也是展示凝聚力的特殊时刻,应着眼长远发展做更多准备。 2003年,阿里巴巴遭遇SARS疫情,尽管顺利渡过,但这个危机在马云心中留下了深刻烙印。 SARS时期的马云 如今一年一度的阿里日便与SARS危机有关,在2005年第一个阿里日上,马云透露,设置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2003年5月的“非典”时期阿里人的激情和信念。 经历过疫情考验的马云深知企业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在其发起成立的湖畔大学上,他希望将类似经验传承下去。据「深响」了解,近期,马云建议湖畔大学相关企业设立“首席记录官”,并请到专业的纪录片导演培训“首席记录官”们,让他们为企业记录下疫情中的公司种种,这将会成为未来做企业文化特别好的素材。 持有相同看法的人并不少,结合领英的实际经历,陆坚认为,在疫情这种特殊情形下,反而是企业对外建立雇主品牌、对内增加员工凝聚力和归属感的时机,也是企业反思应急管理流程、组织架构的机会。 从招聘行业数据来看,在本次疫情中受冲击比较大的许多行业、企业也已在自救,提升数字化能力是整体趋势。 BOSS直聘平台数据显示,不少企业正在自救转型: 从岗位来看,大型餐饮集团和平台服务类企业对技术人才的需求比例由0.41%倍增到1.73%,配送类岗位需求比例由0.93%倍增到7.3%; 互联网行业对于技术岗位中云计算、运维、后端开发、架构师等主要负责服务速度、性能和稳定性提升的岗位更为活跃; 另外,节后第二周,生活服务业中摄影/摄像岗位环比增幅高达411%,主要工作职责是旅拍和线上内容制作,需求绝大部分来自100人以下的小微旅游企业。 节后十天,线下教育类企业招聘的岗位类型里,市场和服务类岗位比例降低,而技术和运营类岗位比例有明显提升。可见,线下教育类企业正从人才结构调整着手,冲击模式的转变。 另一面,在线教育企业面对突如其来的海量新用户,技术、课程质量、精细化运营等方面的实力极为重要,将成为未来发展的重要变因。BOSS直聘研究院发现,在线教育企业目前的招聘重点在向课程销售倾斜。 对于疫情带来的挑战,许单单即认为,“公司不要被疫情吓到,不要冻结headcount。面对困难,企业肯定要做最坏的打算,保现金流,开源开不动可以在节流上下功夫,优秀的企业都在抢人,一边节流一边抢人,正好可以调整公司的人才结构,优化团队能力。” 一言以蔽之:优秀的公司、HR会为未来发展做谋划,被吓到,一味紧缩、一味保守并不是上上之选。 。

疫情下还能找到工作吗?大厂逆势捞人,但跳槽即涨薪的日子结束了 深响原创 · 作者|依民 核心要点 1互联网大厂依旧坚挺,天使轮、A轮招聘衰减严重。 2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应届生和职场新人求职面临更严峻挑战。 3当前公司大多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做好适度容忍工资下降的心理准备。 正在找工作的你还好吗? 春节过后,本该是传统招聘旺季,但今时显然不同往日。 企业延迟复工、民众不能出门,正常招聘无法开展;同时,中小企业以及餐饮、旅游等重线下行业面临生存危机,招聘需求缩减或消失。这个二月,无论雇主、求职者还是招聘行业都是难熬的。 危机之中,有企业倒下,也有企业逆势扩张,更多企业选择积极转型自救。疫情对每家企业和每个个体带来不同影响,对于身处其中的每个人而言,了解招聘市场当下现状,是应对“黑天鹅”、解决问题的前提。 应届生找工作难上加难 当下招聘市场究竟真相如何?情况也许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 在2月初部分企业远程复工后,拉勾网对平台200家大客户进行了一对一调研,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告诉「深响」,最开始很担心公司们会不会不招聘了,但调研结果显示,只有不到10%的公司表示会收紧招聘,另外180多家公司都会保持招聘甚至扩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拉勾主要服务互联网行业,且其调研的200家公司都属于大企业。也就是说,疫情之下,互联网大厂们依旧坚挺,但并不是所有行业、所有公司都有底气在寒冬中维持甚至扩大招聘规模。 许单单 情况呈现两极化,一方面,互联网大厂仍在扩招,许单单透露,“有一家企业甚至要招到一万七千人”。但从平台数据能看到,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公司死掉了,天使轮、A司招聘衰减很厉害,中小企业此时此刻在招聘上动作会特别小,而互联网行业之外,或者是为传统行业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受影响比较大。 领英中国总裁陆坚表示,根据领英平台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后的新增开放职位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显著下降。分行业来看,娱乐旅游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招聘需求受疫情影响最大,企业服务、医疗卫生和设计领域的招聘需求受影响最小。 不过,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招聘需求也在逐渐恢复。分析过去三周里新增的职位数,领英平台数据发现,在疫情中得到最快恢复的行业为医疗设备、互联网、制药。此外,这次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企业对于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 BOSS直聘CSL职业科学实验室负责人薛延波博士介绍,2020年春节后十天(2.3-2.12),就业市场新增招聘需求较2019年同阶段减半,复工第二周(2.10-2.14),市场招聘需求较第一周环比增长28%,整体招聘形势正在复苏。 从行业来看, 旅游、餐饮、酒店/住宿等线下生活消费行业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节后十天招聘需求降幅普遍超过六成。其中,旅游业由于基本停摆,招聘需求不足2019年同期的四分之一;广告/传媒业的招聘需求降幅也超过七成。 BOSS直聘方面还注意到,短期内岗位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占据需求主体的中小微企业和面向应届生的新增岗位大幅缩水,中高收入区间的岗位比例提升,暂时拉高了平均薪资水平,2月3日-2月12日,市场平均招聘薪资高达9212元,同比增长19.8%;薪资中位数为6866元,同比增长10.2%。 同时,节后以来,互联网企业对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技术人才的需求占比高达62.2%,同比提升7.2个百分点。明确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岗位占比74.2%,同比提升7.1个百分点。这种趋势将对应届生和职场新人的求职带来更严峻的挑战。 根据此前教育部披露的信息,2020年,我国大学毕业生人数预计将达到874万人,比2019年增加40万人。结合招聘平台的数据,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下,企业更倾向于招聘有竞争、实战能力强的应聘者。在大学毕业生人数整体增长而企业需求下降的大背景下,应届毕业生今年的找工作之路可能会尤为艰难。 逆势抢人好时机 疫情之下,“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这句巴菲特名言也再度应验,在一些公司裁员、降薪之时,仍有许多公司看准时机进场捞人。 传统来看,一季度之所以成为招聘旺季,主要源于春节过后,年前被裁的员工、领完年终奖后计划跳槽的员工、以及即将毕业的学生集中涌入招聘市场,企业往往也因年度规划落实在开年有更多招聘需求,因此招聘市场素有金三银四一说。 而今年,部分公司遭遇系统性风险,裁员、降薪甚至倒闭的消息屡屡传出,比如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要把全体1500多名员工的工资打3.5折就是代表,类似做法会导致部分员工无法满足日常房贷、生活所需,因此无论是裁员还是降薪,许多人只得另谋出处,成为人才市场新增量。 当下招聘市场里,原计划跳槽的求职者变少了,因为系统性风险进入招聘市场的人变多了,这些人许多为公司骨干,正常情况下很难被挖角,属于难得的人才,许多现金流坚挺的公司看到趋势选择逆势入场抢人。 许单单介绍道,“我与身边许多CEO朋友有一个共识,这次会死很多小企业,很多优秀的人会被迫淘汰,但现金流不错的企业都在摩拳擦掌,认为这是抢人的时候,兴奋的程度大于紧张的程度。比如我自己这段时间面的人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倒闭公司的高管,候选人质量明显高于平时。” 不过,部分企业“入场抢人”并不能改变招聘整体盘子缩减的事实。 通常而言,招聘企业一季度营收占比会比其他季度会高出几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显然很难复制往年景象。对此,无论许单单、陆坚还是薛延波对市场整体表示乐观。 许单单认为,一季度收入会受到严重影响,但招聘需求不会消失,只是推迟,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四、五月份该招聘还是会招聘。薛延波则表示,目前来看,整体招聘需求随着企业复工正在复苏。 陆坚分析,“现阶段很多企业在业务、发展上面临变化和调整,在这样的环境下招聘计划也势必需要调整,重新梳理招聘岗位和招聘流程。另外,受疫情影响,许多企业开始远程办公,想要把正常的线下面试和入职流程,变成线上的对应方案并获得许可,也需要一定时间。” 可以说,今年的招聘高峰期可能会延迟,但依然会来,可能由"金三银四"变成"金五银六"。 “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在极大的不确定性面前,许多蠢蠢欲动准备跳槽的心都被迫安定下来。 BOSS直聘研究院根据平台数据发现,由于市场风险加剧,求职者求稳心态强烈,小微企业面临着人才需求和供给双降的困境。 领英数据显示,近期求职者更为谨慎。春节后领英平台上非应届毕业生求职者的职位申请数量较今年春节前和去年同期都有所下降。除了医疗卫生领域外,领英上其他领域的招聘信息浏览数量都在减少,职场人对跳槽更为谨慎。拉勾平台数据也指向同样结果:求职者更谨慎了。 对于已经离职正在找工作的人来说,眼下没有太多选择。在这个特殊时刻,是赶快上岸还是继续精挑细选成为摆在许多求职者眼前的难题。 对此,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一定要擦亮眼睛。“大一点的公司不太受影响,许多公司在逆势发展,一部分小公司有风险,求职者一定要甄别一下公司,以免出现入职后不久公司即出现减员、降薪甚至倒闭的尴尬处境。” 从结果来看,求职者们已经更加偏好规模更大的公司,BOSS直聘数据显示,节后十天(2.3-2.12),在2020年春节前离职,并且在节后已经开始求职的人才中,超半数只与千人以上规模企业的招聘者主动沟通。 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也摆在求职者们前面:还能不能涨薪? 从招聘行业反馈的信息来看,疫情之下,尽管许多公司在逆势扩张,但谨慎程度依然提高了,这段时间几乎所有公司都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要调整心态,部分求职者更要做好降薪准备。 前几年,受移动互联网红利的带动,资本密集涌入一些赛道,部分行业薪资水涨船高。但单纯追逐高薪在许单单看来并不是明智之举,身处招聘行业,他目睹了许多求职者的职业发展历程:很多BAT的优秀人才前几年被一些企业高薪挖走,随着资本涌入下一个风口比如区块链等,人才随之流动工资继续上涨。但“工资在很年轻时因泡沫的原因变高,对绝大部分人是一件坏事”。 “我现在看到这批人会觉得特别可惜,他们可能工资已经涨到月薪4、5万,而原先留在BAT的同事还是2.5或3万,但他们已经透支了未来涨薪的空间。看上去还是找到了一份5万块钱的工作,但是跳槽更多了,且现在进入人才市场相较前同事们是很没有竞争力的。尽管上一份工作的高薪是因为资本泡沫吹起来的,但很多人不愿意降薪。可是,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被泡沫吹起的薪资在当下的求职环境中会尤为危险。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们,需要衡量现在的工资是由能力导致还是由所在行业的泡沫导致,“如果过去在一些泡沫行业工作,这个时候要容忍适度的下降。在企业经营艰难的阶段,如果求职者主动适当降薪,企业会认为这个人更看重长期价值,因此是加分的行为。” 陆坚则建议,面对招聘市场的变化,求职者首先保持良好平和心态,思考清楚自己的职业规划,同时针对职业规划增进自身技能。 “领英最新的数据发现,目前企业对初级岗位的需求降低,这意味着具备更强竞争力的求职者才能脱颖而出,比如是否具备核心的技能、是否具有明确的职业目标和规划等等。” 休克式应对不可取 求职者日子不好过,企业面对的挑战也不小。 疫情之下,负责企业人力资源的HR首要职责是保护员工安全,比如掌握员工健康信息,根据公司需求、市场环境和疫情进展随时调整招聘和开工计划。在处理眼下紧急事宜的同时,许多公司也意识到,疫情虽然带来挑战,但也是展示凝聚力的特殊时刻,应着眼长远发展做更多准备。 2003年,阿里巴巴遭遇SARS疫情,尽管顺利渡过,但这个危机在马云心中留下了深刻烙印。 SARS时期的马云 如今一年一度的阿里日便与SARS危机有关,在2005年第一个阿里日上,马云透露,设置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2003年5月的“非典”时期阿里人的激情和信念。 经历过疫情考验的马云深知企业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在其发起成立的湖畔大学上,他希望将类似经验传承下去。据「深响」了解,近期,马云建议湖畔大学相关企业设立“首席记录官”,并请到专业的纪录片导演培训“首席记录官”们,让他们为企业记录下疫情中的公司种种,这将会成为未来做企业文化特别好的素材。 持有相同看法的人并不少,结合领英的实际经历,陆坚认为,在疫情这种特殊情形下,反而是企业对外建立雇主品牌、对内增加员工凝聚力和归属感的时机,也是企业反思应急管理流程、组织架构的机会。 从招聘行业数据来看,在本次疫情中受冲击比较大的许多行业、企业也已在自救,提升数字化能力是整体趋势。 BOSS直聘平台数据显示,不少企业正在自救转型: 从岗位来看,大型餐饮集团和平台服务类企业对技术人才的需求比例由0.41%倍增到1.73%,配送类岗位需求比例由0.93%倍增到7.3%; 互联网行业对于技术岗位中云计算、运维、后端开发、架构师等主要负责服务速度、性能和稳定性提升的岗位更为活跃; 另外,节后第二周,生活服务业中摄影/摄像岗位环比增幅高达411%,主要工作职责是旅拍和线上内容制作,需求绝大部分来自100人以下的小微旅游企业。 节后十天,线下教育类企业招聘的岗位类型里,市场和服务类岗位比例降低,而技术和运营类岗位比例有明显提升。可见,线下教育类企业正从人才结构调整着手,冲击模式的转变。 另一面,在线教育企业面对突如其来的海量新用户,技术、课程质量、精细化运营等方面的实力极为重要,将成为未来发展的重要变因。BOSS直聘研究院发现,在线教育企业目前的招聘重点在向课程销售倾斜。 对于疫情带来的挑战,许单单即认为,“公司不要被疫情吓到,不要冻结headcount。面对困难,企业肯定要做最坏的打算,保现金流,开源开不动可以在节流上下功夫,优秀的企业都在抢人,一边节流一边抢人,正好可以调整公司的人才结构,优化团队能力。” 一言以蔽之:优秀的公司、HR会为未来发展做谋划,被吓到,一味紧缩、一味保守并不是上上之选。 。

疫情下还能找到工作吗?大厂逆势捞人,但跳槽即涨薪的日子结束了 深响原创 · 作者|依民 核心要点 1互联网大厂依旧坚挺,天使轮、A轮招聘衰减严重。 2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应届生和职场新人求职面临更严峻挑战。 3当前公司大多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做好适度容忍工资下降的心理准备。 正在找工作的你还好吗? 春节过后,本该是传统招聘旺季,但今时显然不同往日。 企业延迟复工、民众不能出门,正常招聘无法开展;同时,中小企业以及餐饮、旅游等重线下行业面临生存危机,招聘需求缩减或消失。这个二月,无论雇主、求职者还是招聘行业都是难熬的。 危机之中,有企业倒下,也有企业逆势扩张,更多企业选择积极转型自救。疫情对每家企业和每个个体带来不同影响,对于身处其中的每个人而言,了解招聘市场当下现状,是应对“黑天鹅”、解决问题的前提。 应届生找工作难上加难 当下招聘市场究竟真相如何?情况也许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 在2月初部分企业远程复工后,拉勾网对平台200家大客户进行了一对一调研,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告诉「深响」,最开始很担心公司们会不会不招聘了,但调研结果显示,只有不到10%的公司表示会收紧招聘,另外180多家公司都会保持招聘甚至扩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拉勾主要服务互联网行业,且其调研的200家公司都属于大企业。也就是说,疫情之下,互联网大厂们依旧坚挺,但并不是所有行业、所有公司都有底气在寒冬中维持甚至扩大招聘规模。 许单单 情况呈现两极化,一方面,互联网大厂仍在扩招,许单单透露,“有一家企业甚至要招到一万七千人”。但从平台数据能看到,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公司死掉了,天使轮、A司招聘衰减很厉害,中小企业此时此刻在招聘上动作会特别小,而互联网行业之外,或者是为传统行业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受影响比较大。 领英中国总裁陆坚表示,根据领英平台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后的新增开放职位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显著下降。分行业来看,娱乐旅游业、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招聘需求受疫情影响最大,企业服务、医疗卫生和设计领域的招聘需求受影响最小。 不过,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招聘需求也在逐渐恢复。分析过去三周里新增的职位数,领英平台数据发现,在疫情中得到最快恢复的行业为医疗设备、互联网、制药。此外,这次疫情期间受影响最大的主要为初级岗位,企业对于中高级职位的招聘需求受影响程度较小。 BOSS直聘CSL职业科学实验室负责人薛延波博士介绍,2020年春节后十天(2.3-2.12),就业市场新增招聘需求较2019年同阶段减半,复工第二周(2.10-2.14),市场招聘需求较第一周环比增长28%,整体招聘形势正在复苏。 从行业来看, 旅游、餐饮、酒店/住宿等线下生活消费行业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节后十天招聘需求降幅普遍超过六成。其中,旅游业由于基本停摆,招聘需求不足2019年同期的四分之一;广告/传媒业的招聘需求降幅也超过七成。 BOSS直聘方面还注意到,短期内岗位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占据需求主体的中小微企业和面向应届生的新增岗位大幅缩水,中高收入区间的岗位比例提升,暂时拉高了平均薪资水平,2月3日-2月12日,市场平均招聘薪资高达9212元,同比增长19.8%;薪资中位数为6866元,同比增长10.2%。 同时,节后以来,互联网企业对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技术人才的需求占比高达62.2%,同比提升7.2个百分点。明确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岗位占比74.2%,同比提升7.1个百分点。这种趋势将对应届生和职场新人的求职带来更严峻的挑战。 根据此前教育部披露的信息,2020年,我国大学毕业生人数预计将达到874万人,比2019年增加40万人。结合招聘平台的数据,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下,企业更倾向于招聘有竞争、实战能力强的应聘者。在大学毕业生人数整体增长而企业需求下降的大背景下,应届毕业生今年的找工作之路可能会尤为艰难。 逆势抢人好时机 疫情之下,“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这句巴菲特名言也再度应验,在一些公司裁员、降薪之时,仍有许多公司看准时机进场捞人。 传统来看,一季度之所以成为招聘旺季,主要源于春节过后,年前被裁的员工、领完年终奖后计划跳槽的员工、以及即将毕业的学生集中涌入招聘市场,企业往往也因年度规划落实在开年有更多招聘需求,因此招聘市场素有金三银四一说。 而今年,部分公司遭遇系统性风险,裁员、降薪甚至倒闭的消息屡屡传出,比如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要把全体1500多名员工的工资打3.5折就是代表,类似做法会导致部分员工无法满足日常房贷、生活所需,因此无论是裁员还是降薪,许多人只得另谋出处,成为人才市场新增量。 当下招聘市场里,原计划跳槽的求职者变少了,因为系统性风险进入招聘市场的人变多了,这些人许多为公司骨干,正常情况下很难被挖角,属于难得的人才,许多现金流坚挺的公司看到趋势选择逆势入场抢人。 许单单介绍道,“我与身边许多CEO朋友有一个共识,这次会死很多小企业,很多优秀的人会被迫淘汰,但现金流不错的企业都在摩拳擦掌,认为这是抢人的时候,兴奋的程度大于紧张的程度。比如我自己这段时间面的人有将近三分之一是倒闭公司的高管,候选人质量明显高于平时。” 不过,部分企业“入场抢人”并不能改变招聘整体盘子缩减的事实。 通常而言,招聘企业一季度营收占比会比其他季度会高出几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显然很难复制往年景象。对此,无论许单单、陆坚还是薛延波对市场整体表示乐观。 许单单认为,一季度收入会受到严重影响,但招聘需求不会消失,只是推迟,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四、五月份该招聘还是会招聘。薛延波则表示,目前来看,整体招聘需求随着企业复工正在复苏。 陆坚分析,“现阶段很多企业在业务、发展上面临变化和调整,在这样的环境下招聘计划也势必需要调整,重新梳理招聘岗位和招聘流程。另外,受疫情影响,许多企业开始远程办公,想要把正常的线下面试和入职流程,变成线上的对应方案并获得许可,也需要一定时间。” 可以说,今年的招聘高峰期可能会延迟,但依然会来,可能由"金三银四"变成"金五银六"。 “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在极大的不确定性面前,许多蠢蠢欲动准备跳槽的心都被迫安定下来。 BOSS直聘研究院根据平台数据发现,由于市场风险加剧,求职者求稳心态强烈,小微企业面临着人才需求和供给双降的困境。 领英数据显示,近期求职者更为谨慎。春节后领英平台上非应届毕业生求职者的职位申请数量较今年春节前和去年同期都有所下降。除了医疗卫生领域外,领英上其他领域的招聘信息浏览数量都在减少,职场人对跳槽更为谨慎。拉勾平台数据也指向同样结果:求职者更谨慎了。 对于已经离职正在找工作的人来说,眼下没有太多选择。在这个特殊时刻,是赶快上岸还是继续精挑细选成为摆在许多求职者眼前的难题。 对此,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一定要擦亮眼睛。“大一点的公司不太受影响,许多公司在逆势发展,一部分小公司有风险,求职者一定要甄别一下公司,以免出现入职后不久公司即出现减员、降薪甚至倒闭的尴尬处境。” 从结果来看,求职者们已经更加偏好规模更大的公司,BOSS直聘数据显示,节后十天(2.3-2.12),在2020年春节前离职,并且在节后已经开始求职的人才中,超半数只与千人以上规模企业的招聘者主动沟通。 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也摆在求职者们前面:还能不能涨薪? 从招聘行业反馈的信息来看,疫情之下,尽管许多公司在逆势扩张,但谨慎程度依然提高了,这段时间几乎所有公司都不会给比较大的薪酬涨幅。求职者需要调整心态,部分求职者更要做好降薪准备。 前几年,受移动互联网红利的带动,资本密集涌入一些赛道,部分行业薪资水涨船高。但单纯追逐高薪在许单单看来并不是明智之举,身处招聘行业,他目睹了许多求职者的职业发展历程:很多BAT的优秀人才前几年被一些企业高薪挖走,随着资本涌入下一个风口比如区块链等,人才随之流动工资继续上涨。但“工资在很年轻时因泡沫的原因变高,对绝大部分人是一件坏事”。 “我现在看到这批人会觉得特别可惜,他们可能工资已经涨到月薪4、5万,而原先留在BAT的同事还是2.5或3万,但他们已经透支了未来涨薪的空间。看上去还是找到了一份5万块钱的工作,但是跳槽更多了,且现在进入人才市场相较前同事们是很没有竞争力的。尽管上一份工作的高薪是因为资本泡沫吹起来的,但很多人不愿意降薪。可是,谁说找工作就不能降工资?” 被泡沫吹起的薪资在当下的求职环境中会尤为危险。许单单建议求职者们,需要衡量现在的工资是由能力导致还是由所在行业的泡沫导致,“如果过去在一些泡沫行业工作,这个时候要容忍适度的下降。在企业经营艰难的阶段,如果求职者主动适当降薪,企业会认为这个人更看重长期价值,因此是加分的行为。” 陆坚则建议,面对招聘市场的变化,求职者首先保持良好平和心态,思考清楚自己的职业规划,同时针对职业规划增进自身技能。 “领英最新的数据发现,目前企业对初级岗位的需求降低,这意味着具备更强竞争力的求职者才能脱颖而出,比如是否具备核心的技能、是否具有明确的职业目标和规划等等。” 休克式应对不可取 求职者日子不好过,企业面对的挑战也不小。 疫情之下,负责企业人力资源的HR首要职责是保护员工安全,比如掌握员工健康信息,根据公司需求、市场环境和疫情进展随时调整招聘和开工计划。在处理眼下紧急事宜的同时,许多公司也意识到,疫情虽然带来挑战,但也是展示凝聚力的特殊时刻,应着眼长远发展做更多准备。 2003年,阿里巴巴遭遇SARS疫情,尽管顺利渡过,但这个危机在马云心中留下了深刻烙印。 SARS时期的马云 如今一年一度的阿里日便与SARS危机有关,在2005年第一个阿里日上,马云透露,设置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2003年5月的“非典”时期阿里人的激情和信念。 经历过疫情考验的马云深知企业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在其发起成立的湖畔大学上,他希望将类似经验传承下去。据「深响」了解,近期,马云建议湖畔大学相关企业设立“首席记录官”,并请到专业的纪录片导演培训“首席记录官”们,让他们为企业记录下疫情中的公司种种,这将会成为未来做企业文化特别好的素材。 持有相同看法的人并不少,结合领英的实际经历,陆坚认为,在疫情这种特殊情形下,反而是企业对外建立雇主品牌、对内增加员工凝聚力和归属感的时机,也是企业反思应急管理流程、组织架构的机会。 从招聘行业数据来看,在本次疫情中受冲击比较大的许多行业、企业也已在自救,提升数字化能力是整体趋势。 BOSS直聘平台数据显示,不少企业正在自救转型: 从岗位来看,大型餐饮集团和平台服务类企业对技术人才的需求比例由0.41%倍增到1.73%,配送类岗位需求比例由0.93%倍增到7.3%; 互联网行业对于技术岗位中云计算、运维、后端开发、架构师等主要负责服务速度、性能和稳定性提升的岗位更为活跃; 另外,节后第二周,生活服务业中摄影/摄像岗位环比增幅高达411%,主要工作职责是旅拍和线上内容制作,需求绝大部分来自100人以下的小微旅游企业。 节后十天,线下教育类企业招聘的岗位类型里,市场和服务类岗位比例降低,而技术和运营类岗位比例有明显提升。可见,线下教育类企业正从人才结构调整着手,冲击模式的转变。 另一面,在线教育企业面对突如其来的海量新用户,技术、课程质量、精细化运营等方面的实力极为重要,将成为未来发展的重要变因。BOSS直聘研究院发现,在线教育企业目前的招聘重点在向课程销售倾斜。 对于疫情带来的挑战,许单单即认为,“公司不要被疫情吓到,不要冻结headcount。面对困难,企业肯定要做最坏的打算,保现金流,开源开不动可以在节流上下功夫,优秀的企业都在抢人,一边节流一边抢人,正好可以调整公司的人才结构,优化团队能力。” 一言以蔽之:优秀的公司、HR会为未来发展做谋划,被吓到,一味紧缩、一味保守并不是上上之选。 。

更多产品请咨询信托资讯网

标签: 中粮信托-瑞盈3号平顶山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发表评论

政信信托定融网集信托,定融,定融计划,信托产品,信托资讯,信托产品,信托资料 备案号:川ICP备66666666号 Z-BlogPHP强力驱动 主题by:随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