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托新闻文章正文

[黄冈白潭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债权项目]◄▧⊙

信托新闻 2020-02-23 23 linbin123456

【黄冈白潭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债权项目】┃享┃┃全┃┃国┃┃超┃┃高┃┃返┃┃点┃........┃合同可面签┃┃返点现结┃

买信托即享认购金额的1%-4%返利    买定融即享认购金额的4%-10%返利

-----------------《实时新闻》--------------------------

全球病毒猎手“拆解”新冠病毒,反驳阴谋论:RNA不会撒谎 科学家就新冠病毒基因组中的两个疑似人为干预的特征进行了功能性和结构性的比较分析,这些分析提供了大量的证据推论出:新冠病毒不会是实验室工程制造而泄漏的病毒,而应该是病毒自然进化的产物。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实验室病毒泄漏”、“人工合成新病毒”等流言在网络上持续传播,其中大部分围绕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该所石正丽研究员率领的团队是蝙蝠病毒研究领域的权威,是中国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病毒的源头攻克团队,在此次新冠病毒科研攻关中也已率先揭示新冠病毒与来源于中国菊头蝠样本的一株冠状病毒(RaTG13 )序列一致性达96%。 近日,由6位科学家组成的一支国际团队联合在virological.org网站上发表一篇新冠病毒起源相关的文章 “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virological.org网站是一个分析和解释病毒分子进化和流行病学的论坛,因此该文章尚未正式发表,但该文章被业内称为最专业的反驳,堪称“最强技术性分析”。 他们就新冠病毒基因组中的两个疑似人为干预的特征进行了功能性和结构性的比较分析,这些分析提供了大量的证据推论出:新冠病毒不会是实验室工程制造而泄漏的病毒,而应该是病毒自然进化的产物。 这6位科学家分别为著名病毒进化学家美国斯克里普研究院免疫学和微生物学系Kristian G. Andersen副教授(一作及通讯作者)、英国爱丁堡大学进化生物学研究所Andrew Rambaut、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W. Ian Lipkin、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玛丽·巴希尔传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Edward C. Holmes、美国杜兰大学医学院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Robert F. Garry。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当中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Lipkin在国际流行病学领域声明显赫,被世界知名科普杂志《Discover》誉为“世界上最知名的病毒猎手”。 过去几十年来,Lipkin一直置身于世界疫情爆发的最前线,包括纽约西尼罗病毒(1999年)、中国SARS(2003年)、MERS(2012-2016 年)、美国寨卡(2016年)和印度脑炎(2017年)。2003年,Lipkin是首批应邀协助中国抗击SARS的国际知名专家。此后,他还协助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 就在此次疫情暴发后的1月28日至2月4日,Lipkin再次来到中国,针对新冠病毒推进与中方的合作计划实施。1月30日凌晨6时,钟南山院士在广州会见了Lipkin,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进行探讨,Lipkin当时说,有很多国际顶级科研团队期望参与到此次疫情防控中,和中国一起共渡难关。 根据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在该网站同时提供的一份总结,作者们提到,第一个疑似人工干预的特征是,基于结构模型模拟和早期生化实验,新冠病毒在受体结合区域(RBD)的氨基酸突变使得其相对于SARS-CoV而言与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受体结合亲和力更高。 所谓的ACE2受体,即是人与冠状病毒结合的关键部分,也就是说,与人ACE2受体结合的亲和力越高,则病毒的传播性越强。而正是因为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上与受体结合的某些关键氨基酸突变与之前的科研文章中预测可用于增强亲和力的氨基酸突变一致,有传言即称这是由实验室定向突变而生成的人造病毒。 作者们在文章中分析,如果使用SARS-CoV的基因组为参考,之前的实验证明:新冠病毒中影响与人ACE2受体结合亲和力的6个相应氨基酸为L455,F486,Q493,S494,N501和Y505(注:F486代表在第486位的氨基酸是苯丙氨酸)。 在此前的研究中,实验证明如果SARS-CoV由亮氨酸突变为苯丙氨酸(即新冠病毒的F486),则会显著提高病毒与人体受体结合的亲和力。然而,该突变在自然宿主蝙蝠和穿山甲的相关冠状病毒中都早已经存在了,也就不能说这是刻意人为生成的突变。 作者们还提到,不仅是F486,新冠病毒中其他5个关键氨基酸也与穿山甲的氨基酸序列完全一致。此外,F486并不是之前预测的改造病毒亲和力最强的突变方法,另外5个氨基酸也都有可能导致亲和力的增强。 总结中提到,如果真是某个分子生物学家的邪恶成果,那他完全有可能将应用已有的技术把其他5个氨基酸也都突变成为最可怕的一个的组合。所以看起来氨基酸F486的出现更像是新冠病毒针对人类和其他动物宿主发生的一个自然的进化突变。 第二个被质疑人工干预的关键特征是,新冠病毒在关键的刺突蛋白(S蛋白)上有1个可疑的酶切位点并在旁边发现了在其他冠状病毒中不存在的连续的12个核苷酸的序列。 值得注意的是,酶切位点通常是人工基因重组技术留下痕迹,因此也有传言据此称这是实验室改造的病毒。 尽管尚不完全清楚,但这个可疑酶切位点和连续的12个核苷酸的序列会使得新冠病毒在S蛋白上形成一个O-linked 的聚糖结构。而此前的研究则表明,类似的结构可以导致禽流感病毒和新城疫病毒提高致病性。 文章指出,新冠病毒与任何已知的冠状病毒在核酸序列组成上有不少细节上的变化,说明这个病毒并不是由一个已知的模板改造而生成的病毒。再退一步,即使的确存在一个不为科学界所知的病毒模板,且通过长期细胞培养的方式逐步得到提高受体结合亲和力的氨基酸突变的病毒,然而这个O-linked的聚糖结构是不可能能通过体外细胞培养的方式获得,因为这种突变通常需要机体免疫系统的参与才能产生。 在同一网站的另一篇由Bill Gallaher 教授发布的文章中也同样提到这一段特异的12个核苷酸的序列的突变插入。Gallaher认为,这不像是一个分子生物学家的常规操作行为,如果他真想做这个可怕的实验,他或许可以做的更好。 Gallaher甚至还分析认为,亲缘关系最近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实际上“一点都不近”。他最后写道,“RNA不会撒谎”。 值得注意的就是,针对外界层出不穷的阴谋论,当地时间2月18日,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在线发表了一篇通讯文章,来自8个国家的27名知名公共卫生科学家签署声明:支持中国抗击 2019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中的科研、公共卫生、医务工作者。 该声明直指疫情期间出现的各种阴谋论。这27位科学家提到,在这次疫情中相关数据迅速、公开且透明的共享如今正受到关于该疾病起源的谣言和错误信息的威胁。“我们在此共同强烈谴责认为该新型冠状病毒疾病 COVID-19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这份声明认为,来自世界各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对引发该疾病的病原SARS-CoV-2的全基因组进行了分析并公开发表了结果,这些结果压倒性地证明了该冠状病毒和其它很多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物。科学家们强调,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谣言、偏见、损害全球共同抗击该疾病的工作外,别无它用。“我们支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的呼吁:促进科学的论证和团结,而非误传和猜想。” 这27位科学家包括:英国皇家学会的Jeremy Farra爵士,美国疾控中心(CDC)传染病中心(NCID)前主任James M Hughes,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前主任Rita Colwel,尼帕病毒的发现者之一、马来西亚医学科学院Sai Kit Lam教授,世卫组织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GOARN)指导委员会成员John S Mackenzie,以及多名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成员、传染病研究和公共卫生领域的权威科学家。 而在2月19日晚间,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其官网也发布“致全所职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该信的署名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领导班子全体成员”。该公开信称:网络流传涉及我所若干谣言,如“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病毒是从P4泄露的”“军方接管P4”“某研究人员因病毒泄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等,引发了各界的持续关注,对坚守科研一线的我所科研人员造成极大的伤害,也严重干扰了我所承担的战“疫”应急科研攻关任务。 该公开信表示:回首过去一个多月的艰辛付出,我们问心无愧! 附论文全文翻译(有部分删减): 自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首次报道新型肺炎(COVID-19)以来,关于致病性病毒的起源一直存在大量讨论和不确定性。新冠病毒感染现在在中国每个省份均有病例。截至2020年2月14日,确诊病例为64473例,其中1384例死亡。由于对轻度和无症状病例的报告有限,且该病毒显然能够有效地人际传播,最终的病例数字可能被低估了。基于该病毒有向卫生保健系统较薄弱的国家传播的可能性,世界卫生组织(WHO)已宣布新冠肺炎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目前还没有针对这种疾病的疫苗或特效治疗方法。 新冠病毒是已知的第7种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除新冠病毒外,SARS-CoV、MERS-CoV也可导致严重疾病,其余4个冠状病毒HKU1、NL63、OC43和229E与轻度呼吸道症状相关。 在这篇论文中,作者们回顾了可以从现有基因组序列数据的比较分析中推断出的新冠病毒的起源和早期进化。特别地,作者们提供了一个关于新冠病毒基因组显著特征的新观点,并讨论了这些特征可能出现的场景。重要的是,这项分析提供了证据,证明新冠病毒并非源自实验室,也不是一种故意制造的病毒。 通过对α和β冠状病毒(冠状病毒科家族)的基因组比较,确定了新冠病毒基因组的两个显着特征:第一,基于结构模型模拟和早期生化实验,新冠病毒似乎发生了进化,更易与人类的ACE2受体相结合;第二,新冠病毒在关键的刺突蛋白(S蛋白)上有一个可疑的酶切位点,并在旁边发现了在其他冠状病毒中 不存在的连续的12个核苷酸的序列,这个可疑酶切位点和连续的12个核苷酸的序列使得新冠病毒在S蛋白上形成3个O-linked 的聚糖结构。 新冠病毒受体结合区域的突变 。

当当网确诊员工致66名员工隔离,互联网企业的防疫战怎么打? 划重点: 1复工高峰就在眼前,这无疑是城市和企业的一道防疫难关。互联网企业推出五花八门的防疫措施:将食堂吃出高考的感觉;电梯内分流,还要划上九宫格或四宫格;鼓励员工骑车上班,同时也紧急调配更多班车。 2外卖、物流快递、生鲜电商、出行等领域的互联网企业,为了给予社会支持,不得不全面复工。大批一线人员聚集在各个环节,企业的安全防控难度更大。 3当当网,近期因为一位员工确诊新冠肺炎而受到关注,其处理事件的滞后性饱受诟病。尽管大部分企业都有一定的防疫措施,但真的出现疑似和确诊案例时,却不一定能够及时应对。 文/向阳 南北 编辑/水笙 本文联合腾讯新闻独家首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复工却已经在进行。 从2月10日开始,相比与制造业、服务业、房地产等行业整体滞后的复工进程,最先跑起来的是全国各地的互联网企业。 过去数周,互联网企业陆续复工,小米、华为全面复工;阿里巴巴员工在2月17日迎来第一批复工员工;网易、滴滴通知下周复工。 复工的员工陆续返岗,这给城市带来数倍的人员流动数量。上海是全国最先开启复工的城市,据上海地铁官方微博,2月5日到9日的每日平均客流量为78.62万人。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全国人员返岗率达到了26.06%。 “复工是大势所趋,经济停滞时间太长会导致一系列连锁反应,影响整个社会经济的安定和发展。虽然疫情还没有完全被控制,但是高发的态势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 ,复工在所难免,也到时候了。”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连线Insight。 高峰就在眼前,这无疑是城市和企业的一道防疫难关。 互联网企业推出五花八门的防疫措施:将食堂吃出高考的感觉;电梯内分流,还要划上九宫格或四宫格;鼓励员工骑车上班,同时也紧急调配更多班车。 复工难的事实也摆在眼前:口罩、手持式红外线测温仪等防疫物资告急;办公区域的消毒工作要在短时间内达到专业的标准;员工规模更大的企业,要健康监控上防止疏漏,难度会更高。 今天,当当网因一例确诊病例、66位员工隔离被约谈,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张艳林称此案例为反面教材。 下周全面复工潮的来临,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都是一场不得松懈的战役。 1、互联网企业的复工解决方案 被疫情阴影笼罩,不少互联网企业保持谨慎态度,一再推迟复工时间,部分企业将复工时间推迟到3月9日之后。 复工的企业则在防疫措施上严控死守。 “今天第一天复工,送上开工红包。大家注意防护,小米加油! ” 2月10日,小米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林斌在微博晒出一张小米办公室的员工合照。 正式复工后,小米员工收到了行政部发放的预防传染的“三件套”,包括:免洗抑菌洗手液、酒精消毒喷雾、医用口罩。 图源林斌个人微博 近期,更多企业开始发送复工通知,返工人潮陆续涌入上海、北京等城市。 张毅提到,人群不仅往大城市聚集,城市内部的人口流动也变得频繁,复工之后最应该担心的是办公室和城市交通两个场所上的传染问题,从政府到企业都会有不小的压力,“疫情的监测、场所的交通和个人预防这几个方面的措施都要去做。”” 他认为,互联网企业在复工防疫上的压力较小,人群聚集不会像生产型企业那么密集,防疫措施也相对完善,办公场所也有变通性,既可以在家办公,也可以去办公室。但还是不容轻视。 2月17日,第一批阿里巴巴员工复工。不少员工对媒体描述了上班第一天经历的防控措施。 早上,阿里巴巴员工进入园区时,在门岗处需要测体温、刷工牌、出示健康码。 进入办公大楼,又要再次测温检查,同时还可以在此处领取口罩;进电梯前,有免洗的消毒洗手液、纸巾;单次进入电梯的人数也有限制,且电梯内还划分除了四宫格和九宫格界限,提醒员工保持距离。 今年阿里巴巴的开工礼也有点特别。为了防疫,中央空调系统被关闭,阿里巴巴给员工发放了一袋暖宝宝和一个热水袋。 图源天猫发言人官方微博 位于阿里巴巴隔壁的网易,虽然在下周一才开始复工,但也提前做了防疫准备。 针对办公区,网易为了定时通风关闭了空调,会议室优先使用线上会议系统、禁止6人以上会议,办公区还设置了废弃口罩定点投放等。 有企业开启了间隔办公模式。 爱库存向连线Insight提供的职场复工防疫措施中提到,要求各部门按照实际出勤人数及业务情况,自行安排间隔办公,并提供了三种方案:间隔式座位,前后左右错开办公;分散型座位,空置工位、会议室、茶歇区、休闲区等均可进行办公使用;“分组式”出勤,员工分组出勤。 除了上班的基本消毒和隔离手段,员工的吃饭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大问题。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都将食堂吃出了高考的感觉,一个一桌,每桌甚至间隔两米。 网易科技在报道中提到,部分企业需要员工提前一天在公司内网订餐,由餐饮供应商统一送进园区,然后按照楼层发放到各自工位。此外,快递、外卖也都需要统一去园区门口拿。 阿里巴巴西溪园区食堂,图源都市快报 小米员工则需要提前一天在小米人健康报告里提交用餐需求,提前安排专人取餐,设置了食堂指定地和各办公区前台等多个指定取餐地点,分散取餐人群。员工领餐后回到工位就餐,或在食堂分散就餐。 “员工的个人意识也非常重要。新冠病毒被称之为流氓病毒,飘忽不定不按常理出牌,复工一星期以来,很多员工对这方面的认识还是不足的。”张毅提到。 从职场办公到健康防护,再到职场就餐、上下班交通等方面,互联网企业都做了非常细致的防疫规定。 2、物流、生鲜、出行等企业,防疫有多难? 在互联网企业中,一部分需要给予社会支持的企业,不得不全面复工。 外卖、物流快递、生鲜电商、出行等领域的企业,不仅率先复工,且安全防控的难度更大。 快递和外卖是最早复工的一批企业。顺丰、京东以及邮政,承担起春节期间爆发的口罩和消毒用品订单,外卖则承担了足不出户的大众最基本的生活消费需求。 疫情爆发后,顺丰等物流企业就开始恢复工作,到了2月10号,全国有13家快递复工。邮政、顺丰、京东、苏宁、圆通、申通、中通、韵达、百世、德邦、天天、宅急送、跨城速运共计13家快递企业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恢复业务。 大批一线人员聚集在物流的各个环节,这给物流企业增加了防疫的难度。 多家快递企业表示在网点开门前,将会进行全面清洁消毒。在全国各地通过快递柜以及小区内的驿站等方式推行无接触投递。同时做好园区入口端的控制,做好车辆和人员进出的管控。 疫情爆发后,外卖行业也仍在运转。 在部分线下商超关闭、人们足不出户的情况下,外卖订单量剧增。有媒体报道,一位武汉的外卖员,在18天的时间里送了上千单外卖。尽管绝大部分平台都推出了无接触配送,但风险性依然存在。 根据美团外卖“全过程保障计划”,其在每个站点配备体温计、口罩、消毒液和酒精凝胶,骑手餐箱早晚必须消毒,每日早晚测量骑手体温,跟进每位骑手健康状况。要求骑手外出及配送中必须全程佩戴口罩。 外卖员的防疫意识也是一道难关。2月9日,一外卖小哥拒不配合防疫工作人员检测登记,且在防疫工作人员向其宣讲相关防疫工作规定后,仍然硬闯检查点,推搡、殴打工作人员,而后被公安临潼分局行政拘留15日。 这需要外卖平台对骑手进行消杀、防控、隔离、保险等各方面的知识普及。 张毅认为,这部分的复工防疫,需要企业与地区的良好配合。“这些企业,有很多一线员工跟线下高密度地接触,但是各地政府有防控指引,街道和社区有相应的跟踪措施,只要企业准备好手套、口罩等防疫物资,在健康监测上做好准备,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3、反面教材当当网 尽管大部分企业都采取了一定的防疫措施,但真的出现疑似和确诊案例时,却不一定能够及时应对。 今日下午,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张艳林介绍,针对当当网确诊病例,北京市第一时间约谈了当当网,2月20日,当当网公司出现一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造成现有66人被隔离观察,为北京市抓好疫情防控工作敲了一记警钟。 张艳林提到,要将其中暴露出的问题作为反面教材,举一反三,用以完善不同类型企业的防疫工作指引。 连线Insight梳理了当当员工确诊事件的时间线: 2月15日,当当网人力资源部曾发布通告称,一名员工母亲被确诊新冠肺炎,这名员工是密切接触者。在此前,这名员工于2月10日复工,已经在公司上班三天,在办公室时,该员工全程戴口罩,与其他员工的交流有限。 2月18日,当当网人力资源部发布公告,称该员工当日晚上出现发热症状。得到消息后,当当网紧急联系了通州疾控中心、朝阳疾控中心和街道,疾控中心医生告诉当当网,要做四次核酸试验,该员工前两次核酸试验为阴性,最后一次核酸测试要在1月20日做。 据财新报道,在2月19日的内部电话会议上,一位当当网副总裁表示,该员工基本确认感染新冠肺炎,该员工的母亲和妹妹此前也已确诊,其丈夫和孩子目前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从返工到当当员工确诊的整个过程中,当当网的应对是: 当当网称,春节前公司已经部署各项防控措施,包括座位疏离、消毒等,董事长俞渝在复工前检查了各类布置。 2月8日,当当网人力资源部发布图文版本的注意事项,并通知部分员工居家隔离。 2月10日,当当网按照北京市复工要求,统计离京人员去向及返京日期、方式、接触史,安排某些同事在家隔离。同时,当当网表示,公司采购好了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物资,并做好了无接触打卡、无接触工作、开会、降低人员座位密度等办公防疫措施。同时对办公区域通风、消毒、使用后口罩的处置等防控做了大量工作。 2月14日,北京市通知返京不满14天的人员居家隔离,当当网扩大居家隔离名单。 2月15日,当当网员工母亲确诊后,当当网通知了疾控中心,并对办公区进行了消毒,同时安排该员工附近工位的员工居家隔离,但此时依然有部分员工在办公室上班。 2月18日,当当网得到该员工发烧的消息,马上向疾控中心征求意见,得到不做停工的建议,不过,为了避免恐慌的扩散,当当网通知从19日起全员在家办公。 这起事件引起了当当网在职员工的恐慌。当当网的处理方式也受到外界的质疑: 1.为何让返京员工那么早去办公室上班? 2.为何让与确诊母亲密切接触的员工上班?是前期的信息沟通不足,还是明知其有染病可能还坚持要求该员工上班? 3.在该员工已经出现症状,并极有可能确诊的情况下,为何不早点让全体员工在家办公? 2月19日,当当网发布了一份声明,对以上质疑作出回应:北京市通知2月10日正式上班,2月14日,北京市通知返京人员不满14天的人居家隔离后,当当网扩大了隔离名单。 2月15日,一位员工的母亲在通州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在此之前,该员工和当当网其他人都不知道她母亲生病。在得知此消息后,当当马上采取了行动,征求疾控中心的指导意见,得到了不做停工的建议,但当当最终还是决定全员远程办公。 在这个声明里,当当网还提到:“在电商界,京东人不眠不休、阿里某些团队春节期间架着行军床连续作战,我们相信友商对他们的员工的健康,一定做了妥善安排。跟他们相比,当当的确很谨慎,做了带有我们谨慎风格的事情。” 在这起事件中,当当网处理的滞后性饱受诟病,2月15日得知该员工是密切接触者,却到2月19日才开始宣布全员在线办公。 对此,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当当网对此事的处理不够严谨,新冠肺炎潜伏期较长,企业出于疫情防控安全的考虑,应该将这名员工作为密切接触者采取相应隔离措施。该员工继续上班,对于其他员工来说存在较大风险。 张毅也告诉连线Insight,这个事情反映出的是当当网的重视程度不够,所谓重视不是口头上的提醒,而是一定要有预案。从当当网的应对来看,很明显是缺乏相关预案的。 目前,有不少公司已经制定出应对可能出现的疑似病例的应急预案。爱库存提供给连线Insight的应急预案提到: 体温超过37.3度,有轻微症状员工,立刻安排其回家隔离; 体温超过37.3度,有可疑症状的员工,由行政人员协助进行线上问诊,必要时即刻安排就医; 有员工确诊的,即刻通知该员工所在职场的所有员工返回家中隔离。 这场防疫大考,考的不仅仅是准备工作是否完善,也考验企业的应对能力和速度。在下周的复工潮中,我们还将看到更多的防疫措施,希望企业们都能交出满分的答卷。 。

线上健身公司火爆,员工月提成五万,但疫情后还要靠线下撸铁挣钱 从本质上来说,健身的主场景在线下,线上只是锦上添花,无法替代。线上课程更适合瑜伽、团操,想撸铁的时候还是要去线下。况且线上模式也有明显的弊端——枯燥,还要花大力气克服惰性。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场疫情让更多人习惯居家健身,这一业务拐点比预期可能会更早到来。 文 | 孙静 编辑 | 赵艳秋 跑步爱好者村上春树在《1Q84》里写道:肉体才是每个人的神殿。不管里面供奉着的是什么,都应该好好保持它的强韧、美丽和清洁。 于是,经历过自制凉皮大赛、炸油条、电饭锅蒸蛋糕的厨房欢愉之后,很多人暂缓紧绷的神经,又被形体变化所带来的压力所填满。 健身房不开门,户外跑还有可能像江西丰城那位倒霉的老师一样,因为没戴口罩被送去强制隔离。怎么办? 如你所见,在家自救——居家健身猝不及防地登场:墙角、门框、桶装矿泉水、橡皮筋、鸡毛掸子……但凡我们可以想到的物件,似乎瞬间都可以派上大用场。而居家健身也带来了对线上服务的爆发性诉求,那些为了自救的线下健身房,也竞相转到线上直播、开课。 不过,家庭健身在美国拥有成熟的市场环境,且已形成产业,并诞生了市值80亿美元的头部公司。当下的问题是,这条路在中国行得通吗? “半月而已,已经月半” 游戏圈KOL许泽发现一个很罕见的现象。去年10月任天堂发售的体感游戏《健身环大冒险》,几乎没人出二手货。 他所在的游戏群,有人干脆把昵称改成了“回收二手健身环”。不过回收了几个月,并不见人出手。眼见售价从600元涨到900元,这名玩家赶紧点开了代购的信托。 如果他知道两个月后的行情,应该会感到庆幸。截止2月20日,淘宝上《健身环大冒险》最高报价已经飙升至1790元,是原价的3倍,被网友调侃为“2020年最佳理财产品”,甚至比现在天天飘红的芯片股还赚钱。 这款魔性产品已经开始全球断货。一方面因为任天堂供应链受中国疫情影响,产能不足。另一方面,特殊时期全民宅居,健身和减肥如同一道向后被拉伸到极致的弓弦,成为刚性需求。诸如《健身环大冒险》、《舞力全开》等健身游戏开始出圈,走进普通人的客厅。 一名工程师本来要送女友“健身环”,得知断货后,他果断把礼物改成了哑铃。而家用乒乓球训练器,这么一款像一根铁丝顶着一个金桔的产品,也突然走红。哑铃、跳绳、划船机、跑步机、瑜伽垫的成交额几乎都翻了一倍甚至更多。 杭州普拉提教练思侬称,大家自我隔离期间,至少有6名线下的学员向她咨询过,如何在家减脂塑形。 健身成为一种更执着的信仰,这其中混杂着“半月而已,已经月半”的危机感,以及提高免疫力的健康诉求,甚至还有生活态度变化带来的行动。 “我的观念真的变了,如果在湖北,也许我们的生命都说不准,所以要重新思考生活。” 奥美广告公司员工张婷,则在大年初五回到北京当天,就从阳台扒拉出蒙尘的跑步机。由于在阳台闲置太久,跑步机的白色塑料部分已经晒成米黄色。 张婷所在公司规定,员工可以在家办公到2月28日。每天早上洗把脸,她会准时踏上跑步机、听歌慢跑半小时,再到瑜伽垫上倒立5分钟,然后开始被密集电话会轰炸的一天。 你可能很难想象,平日不起眼的椅子、桶装矿泉水、大米袋、暖水瓶、行李箱甚至橡皮筋,都能成为对抗肥胖的利器;宅居也让很多人对头顶楼板的咚咚响,多了几分容忍度。 而居家健身也带来了线上运动的爆发性诉求。 在微博、抖音、快手等平台上,宅家健身也成为热门专题。其中“平板支撑加速挑战”火遍全网,女艺人娄艺潇的一条挑战视频,在抖音获赞超过267万。连卖口红只动嘴皮子的李佳琦,都跑到了健身App中,和他的搭档PK起了平板支撑。 来自乐刻运动的数据显示,春节期间,乐刻制作的健身内容在快手、抖音等平台获取流量超过20亿。 一位在线下瑜伽馆每周做瑜伽几乎从不缺席的女性,眼看着瑜伽馆开业无望后,在大年初七被瑜伽老师拉入一个信托群,全体学员集体安装了一款软件,由老师带着她们开始了线上瑜伽之旅。 面对新形势,线下的健身房和教练也加紧向线上转移。 健身房搬到线上,但钱并不好赚 疫情打乱了很多公司的节奏。往年春节过后是健身房的客流量高峰,也是预付费卡的充值高峰。这段时期的表现,有时能决定健身房当年是否盈利。但多名受访人士预判,今年六七月以前,线下店都不太可能恢复到正常业务量。 “冲击肯定很大。”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算了一笔账:乐刻线下门店近500家,房租、人力、供应链等成本支出,单月就要一两千万元。韩伟表示,多数线下连锁品牌可能只能撑2-3个月,乐刻可以更长一些,但对于健身行业、KTV、电影院等企业来说,在疫情结束后可能还有2个多月的业务滞后。 整个行业步调一致地将健身房搬到线上。 张婷的一个朋友,此前在健身房报班跳团操,一节课80元、一个班20人左右。不久前教练把团操带到了线上,费用降低到一节课20元。 对于乐刻、超级猩猩、Keep这些头部公司,如何对待线上流量,将决定他们选择何种渠道。如果希望能把流量导入到自家App等私域流量池,通常会偏向直播;如果只追求全网流量、不追求商业收益,更倾向于用抖音和快手,把自己变成内容供应商的角色。“疫情那几天的收益我不要,因为我也要不来。” 一名内容供应商表示。 韩伟回忆,他们先后投入100多人,打磨线上产品,大年三十都还在加班。 观察各平台,大家的模式类似。比如,与抖音、快手等合作,打造宅家运动内容,这种模式外部流量大,会有一定广告赞助分成,不过收入绝对值很小;也有直播打赏模式,一次直播课收入有几百元;还有线上训练营模式,教练可以对着平板电脑授课,对学员进行动作辅导,售价两三百元,基本可以覆盖成本;再有就是直播陪伴业务,不光有教练带着上课,还有运营老师在群里指导学员饮食,监督每个人的坚持情况。 直播陪伴是韩伟本人最看好的一块业务——客单价近300元、毛利率接近50%,关键是复购率和黏性都比较高。大家都发现了这块业务的优势,如2月10日,超级猩猩发布付费课程产品“超猩家里蹲——14天‘陪’训营”,售价399元。Keep 推出女性定制课程“李佳琦魔鬼瘦小腹计划”,通过7个训练日与12节专享课程,帮女生摆脱春节累积下来的腹部赘肉。 而瑜伽教与学生态平台Wake发现,在疫情期间,线上瑜伽平台和线下瑜伽馆的衔接,有了更多的推力。 创始人熊明俊告诉AI财经社,Wake创立4年多一直主打线上to C。用户购买年卡,即可免费学习线上平台的瑜伽课。大概半年前,为了进一步下沉,公司推出有to B性质的城市合伙人业务,线下瑜伽馆和瑜伽教练在成为代理人后,一方面通过帮Wake线上平台卖卡赚取“大班课”的利润。另一方面平台课程通过双师双馆模式,可以为瑜伽馆主和老师所用,收益线下之外的线上课程课时费。 实际上,这些动作实现了Wake这类线上平台从线下导流的迫切需求。但熊明俊认为,瑜伽也不能完全在线上,还需要老师的线下指导,双方并不是非你即我的关系。 现在,线上线下有了更多意愿来联动。线上平台更看重疫情期间线下存量业务搬到线上的流量;而临时做线上、赚不到钱、留不住粉丝,也捞不到流量的一个个线下瑜伽馆,则更需要寻找线上抓手,形成更好的商业循环。 在这样的背景推动下,Wake在疫情期间日活增长两倍,从年前的20多万人次,最高达到过57万人次;营收增长也在两倍左右,新增城市代理人超过1000名,带来的营收约有三四百万元。在充斥屏幕的裁员、工资3.5折等负面信息流,Wake员工却在涨薪。“员工收入是平时的两三倍,比如加盟事业部的员工,这个月光提成就有四五万元。” 不过,转型线上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临时上线,想赚钱不可能的。”韩伟告诉AI 财经社,线上的钱并不好赚。他们的28天减脂营,半年前就在站内试运营,但还是踩了很多坑。现在团队一边组织上课,一边疯狂补课。 他分享了一个细节:直播时大家清一色华为、苹果最新机型,如iPhone11 pro,但直播室经常出现卡顿、掉线。后来他们向做网红直播的人请教,对方建议用旧机器,信号会更稳定,这也是为什么一些网红做直播时偏爱用iPhone6 、iPhone7的原因。 如何呈现上课效果也很折磨人。特别是大课,直播开始后,教练就无法与学员对话,看不到学员动作,而如何与用户互动又直接影响课堂效果,这时直播间还需要一个助理。但此时来不及招人,就直接把负责线下培训的教练拉上马。 作为教练中的KOL,思侬发现,线上的一个挑战就是教练的专业性无法量化。比如一些教练有资质证书、有多年教学经验,但是缺乏镜头感,语言组织能力和镜头表现能力都不够,会让网友误以为教练不专业。 思侬自己带线上训练营时,会有意识控制节奏。太慢,不出汗,有人会困惑是不是没练到位,虽然减肥与出汗没有直接关系;太快,基础差的就跟不上,“你总是要满足大家为此付费的一个最基本的心理需求。” “王府井”不会直接变“淘宝” 热闹归热闹,很多圈内人对于“线上阵地”的战略价值持保守态度。 “王府井商场碰到SARS,也不可能直接变成京东或淘宝。”韩伟直言,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如果前期没有搭建基础设施、没做供应链布局,不可能因为疫情期间引入线上业务,就很快变成一家互联网公司。 以乐刻为例,公司本来决定2月10日开始做站外训练营,疫情初期他问技术负责人:能不能提前上线,比如年前?对方直接给否了,因为供应链跟不上。 “开一个直播间,就需要一个运营助理。以一个训练营30人计算,如果有300个用户,需要设10个房间,有10个助理。你要对他们培训话术、输入管理用户饮食的知识……供应链起不来,所以没办法加快。”也就是说,假如当下有100万用户涌入,韩伟也不一定开心,因为承接不住。 基础投入是一个必要条件,而能否完成商业闭环,是检验线上生命力的终极试剂。一名圈内人士表示,国内体育类创业公司在线上完成闭环的,可以说几乎还没有。 即便顶着“健身界奈飞”光环的美国家庭健身平台Peloton,仍被盈利问题困扰。Peloton的模式是通过直播健身课程和开发联网单车、跑步机服务用户,其中健身器材收入接近80%。 2019年9月上市时,Peloton估值高达80亿美元。但若以盈利指标来衡量,Peloton自2012年创立至今已经亏损8年,很难说已经证明了自己。更让投资人心塞的是,Peloton预期的盈利时间节点是在2022年——前提还得是运营数据持续上涨。 反观国内,健身市场和用户付费意愿远不如美国成熟,线上探索更不容易。如拥有超过两亿用户的健身App Keep,仍在线下店Keepland、线上付费课、运动消费产品、广告等模式中徘徊。此前有投资人评价,Keep还没有找到明确的商业模式。 至于在本次疫情中发力线上的超级猩猩、乐刻等,距离大规模的线上成功为时尚早。韩伟本人也承认,只是这波市场环境的转变,让他们把线上产品的推广节奏提前了。他预计,当疫情结束,线上用户只有一小部分会留存。“今年如果在线业务能占到10%,就算非常理想了。” 从本质上来说,健身的主场景在线下,线上只是锦上添花,无法替代,正如有网友所言,线上课程更适合瑜伽、团操,想撸铁的时候还是要去线下。况且线上模式也有明显的弊端——枯燥,还要花大力气克服惰性。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场疫情让更多人习惯居家健身,这一业务拐点比预期可能会更早到来。 图/视觉中国 业内对行业趋势有个共识——未来将是线上线下的融合。以乐刻为例,目前公司85%以上营收来自线下,但韩伟坚信,未来线上销售会超过线下,线上的爆发不是线性的,而是一个几何级增长。 相关人士预计,在疫情结束之后,第一波恢复营业的线下企业是商超、生鲜、便利店;其次是餐饮;第三波是KTV和电影院,健身房可能早于KTV恢复营业,最后才是场景类消费。 但这其中还有一个信心恢复的问题。比如就有网友表示:疫情过去后办卡也害怕,“谁知道他们能撑多久?” (注:文中许泽、张婷均为化名) 。

硅谷巨头集体恐慌:欧盟要对它动手了 此前关于数字隐私、反垄断、税收等方面的组合拳,已经将硅谷巨头压得喘不过气来。而现在后续即将出台的相关政策可能更甚,硅谷巨头们简直被逼到了墙角。 撰文/麦柯 编辑/李觐麟 近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 CEO桑达尔·皮查伊、苹果AI高级副总裁约翰·詹南德雷亚,以及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一时间,布鲁塞尔群贤毕至,只因为欧盟要对AI动手了。 他们期望游说欧盟高官在制定AI规则时网开一面。毕竟,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这位铁娘子此前的隐私、反垄断、税收三板斧暴击,已经重创其锐气。 所以,这次AI监管时,他们必须据理力争,这不是分蛋糕,而是生死存亡。 其实,早在1月份,相关“白皮书”的草稿已经流出,称欧盟甚至考虑过3-5年内公共场所禁用人脸识别,以规避技术风险。 欧盟之严苛,再次令业界哗然,但这背后也许打响的是一场从顶层设计开始的AI战争。 不同应对策略之下的巨头野心 对于谷歌来说,此去经年,狂收AI创业公司,先发优势明显。这次入局,谷歌旗帜鲜明支持欧盟AI监管。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曾在布鲁塞尔智库Bruegel演讲中表示,像谷歌这样价值1万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政府制定AI监管政策时需要有发言权。他说,“欧洲工业采用和改造人工智能以满足自身需求的能力,对欧洲大陆的未来至关重要。但类似deepfake这样的换脸技术也能够产生很多的负面效果,从而引发用户的担忧。” 皮查伊向欧盟委员会建议,采取一种均衡的方法,平衡潜在的危害和带来的社会机会。 他解释道,“毫无疑问,人工智能需要被监管,我希望欧盟在应对不可避免的紧张和权衡时,不要因为监管扼杀创新,对此,谷歌能够为之提供专业知识、经验和工具”。 应该说,皮查伊的推销非常及时、精准。 无独有偶,这次拜访的科技巨头高管中,苹果AI、机器学习战略高级副总裁约翰·詹南德雷亚也赫然在列。后者是去年年底才刚加入苹果12人最高核心团队的。 苹果虽然参加了此次出行,并没有对外发表相关立场和言论,也许是以老好人的态势来静观其变。 但这些年,苹果先后也拿下了超过20家AI初创企业,涉及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神经网络等。近期,苹果以2亿美元拿下Xnor.ai,体现了其保护数据隐私之外,对设备上的AI系统化的探索。 所以从苹果近年对AI方面的投入,不难看出,其对欧盟可能实施的新政还是非常担忧。 与谷歌、苹果略有差异,这次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来到布鲁塞尔先是为了灭火,捎带脚应对当AI监管的挑战。 此前,因为爱尔兰数据保护局(DPC)的担忧,Facebook被迫推迟了在欧盟发布新款约会服务Facebook Dating的计划。 后者去年9月在美国推出,允许用户将其Instagram帐户与Facebook约会资料集成在一起,并将Instagram关注者添加到“暗恋”列表中。 同时,欧盟委员会正深化对Facebook的反垄断调查,要求其提供大量内部文件。 屡屡受挫,Facebook对于欧盟监管谨小慎微。毕竟,去年12月4000万美元收购了AI初创公司Scape Technologies,已经表露了其布局AI的野心,在AI监管方面,扎克伯格目标就是要积极配合,为Facebook业务开展铺路。 据悉被收购的公司正在研发一种基于计算机视觉的“视觉定位服务”,该服务允许开发人员开发需要位置精度远远超过GPS能力的应用。 这项技术最初以增强现实(AR)应用为目标,但也有可能应用于出行、物流和机器人等领域。结合此前Facebook在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和深度学习等领域的AI探索,可以预见Facebook的AI野心。 有意思的是,这次微软高管并没有去布鲁塞尔,但是它却发出了与各大巨头不同的声音。 微软总裁Brad Smith表示,面部识别能够造福社会。他并不愿意讨论让人们禁用某黄冈白潭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债权项目项技术,如果有合理的选择,希望不要采用一刀切的方法,将技术全面禁用,而是应该先确定问题所在,然后在寻找解决的方法,制定规则,然后逐步推动技术向好的方向发展。 微软底气十足,源于其在AI的技术研发与伦理道德都有所建树。 2016年,微软CEO纳德拉,效仿科幻作家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提出了AI安全6大准则:公平、可靠和安全、隐私和保障、包容、透明、责任,并在微软内部建立了人工智能伦理委员会(AETHER),旨在考虑开发部署在公司云上的新决策算法。 皮查伊 新政或将硅谷巨头逼到墙角 所以,这次巨头们的行程很满。除了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之外,还将与司法专员维拉·乔罗娃会面。 值得一提的是, 2月19日,欧盟委员会公布了一系列向数字化转型规划,包括如何使欧洲适应数字化时代的总体规划和《欧洲数据战略》《人工智能白皮书》两份文件。 其中,《欧洲数据战略》的目标是确保欧盟成为“数据赋能”社会的榜样和领导者。计划建立统一的欧洲数据市场,解锁尚未得到利用的数据,使数据能够在欧盟内部流动,实现产业、学术、政府等部门共享。 《人工智能白皮书》则构想了一个卓越的、可信赖的人工智能体系框架,其目标是通过公私部门合作调动整个产业链资源,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以加快人工智能部署。 以上相关条例的提出,其实是对Facebook、谷歌、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巨头的主导地位以巨大的挑战。 毕竟此前关于数字隐私、反垄断、税收等方面的组合拳,已经将硅谷巨头压得喘不过气来。而现在后续即将出台的相关政策可能更甚,硅谷巨头们简直被逼到了墙角。 而去年11月履新的欧盟委员会新任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新官上任三把火,头一把火,就是逼着维斯塔格用100天的期限,交出一份AI监管的提案。 军令状之下,铁娘子也倍感压力。维斯塔格表示,在对医疗保健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带来变革的同时,AI也给个人隐私和日常生活带来的风险,比如未来替代人类工作的可能性。 因为AI授信,需要根据大数据做出决策的复杂算法。 维斯塔格认为,必须要有隐私保护、防止技术引起歧视的规则,以及确保使用这些系统的公司可以解释其工作方式的相关要求。 她还对面部识别技术的广泛应用格外担忧,并表示在这项技术“无处不在”之前可能需要有新的限制。 维斯塔格冠冕堂皇地表示期待着硅谷巨头的来访,并称,尽管自己很想听听他关于人工智能和数字政策的想法,但欧洲不会被动地坐等行动。 “我们将尽最大努力避免意想不到的后果,” 维斯塔格说,“但是显然会有预期中的后果产生。”维斯塔格的政策将包括增加研究经费,但同时也会打造一个框架,从而保护人工智能可能造成最大伤害的领域。 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一份AI监管的全球范本 跟美国立法者和监管机构,对AI及网络审核放任自流的态度不同,欧盟关于AI的立法更加亲力亲为,无论是引入政策制定者、还是为隐私、反垄断和互联网有害内容设定界限,都是广纳谏言。 据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18年以来,各种组织共发表了44份报告,对“人工智能伦理”提出了建议。 日前,由维斯塔格协调的这份AI监管政策初稿将公之于众,欧盟的顶层设计,可能为全球提供模板,因此也引发了政界、商界、业界、学界的高度关注。 同时公布的还有概述欧盟未来几年数字战略的更广泛建议。 欧盟议员们将围绕欧洲打算如何实现其最大化人工智能利益的目标等许多提案细节进行激烈争论,预计民间社会团体、银行、汽车制造商和医疗服务提供商也将参与到辩论当中。 相关辩论或将贯穿整个2020年,这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赛跑。 而像谷歌、苹果、Facebook这些硅谷巨头组团来游说,显然是希望在欧盟AI监管规则出台前尽可能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 毕竟此前的沉没成本与未来期望,都让他们期待在欧盟监管中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和发展机会。 相对的,欧盟也希望在北美和亚洲之外,建立属于自己的AI版图。 根据欧盟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在公共投资方面,根据欧盟“地平线2020”计划,到2020年年底,欧委会计划投入约15亿欧元到AI领域,同时确保来自公共和私人投资达到至少200亿欧元。 同时,未来十年,希望每年对AI领域投资最少200亿欧元,这笔资金不仅来自欧盟机构,也会来自私人投资机构,同时欧委会也会在“地平线2020”计划安排下每年再投资10亿欧元。 -END- 文/排版/图 | 锌刻度 。

为了复工富士康推出“大招”:新入职员工奖励超七千元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富士康龙华厂区的员工总数达到18万人。20日,当记者到达该厂区北大门时,正值午间休息时间,进出厂区的员工并不多,每名进出的员工需要通过红外线体温检测和人脸识别认证。 本报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陈奇 深圳报道 假期早已耗尽,疫情仍在肆虐,不少企业在抗击疫情与复工复产之间陷入两难。 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内的核心城市,众多先进制造业企业盘踞于此,在做好新冠肺炎防控工作的同时,这些企业的复工状况直接影响了业内产业链的正常运转。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位于深圳龙华区的富士康厂区实地探访发现,该厂区目前已实现小范围复工。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网传“深圳富士康恢复生产的计划被政府叫停。”对此,深圳龙华区工业与信息化局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信息不实。目前已经取消了对于富士康的复产复工资料核查,企业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酌情开工,后续安监等部门会对企业的防疫情况进行检查。” 返深员工隔离14天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富士康龙华厂区的员工总数达到18万人。20日,当记者到达该厂区北大门时,正值午间休息时间,进出厂区的员工并不多,每名进出的员工需要通过红外线体温检测和人脸识别认证。 同时,外地返工的员工不能立即进入厂区,需要签署一份《员工健康承诺书》。现场工作人员袁先生向记者介绍,“湖北籍员工之外的外地返深员工,要先在家或者向厂区申请单间隔离14天,确定没有感染症状之后才能开通入厂权限。” 据了解,外地返深员工集中隔离的地点位于深圳富士康观澜厂区附近,20日午间,记者看到,在富士康龙华厂区北大门右侧的小广场,有十多名员工提着行李箱在就地等待。 “晚上他们将用班车接走,隔离公寓大楼是富士康整租下来的。”袁先生向记者展示了其手机中的公寓单间内景,“被褥是全新的,两周的吃住由集团全包,条件还是比较好的。” 不过,记者也注意到,作为一家员工人数多达18万人的大厂,深圳富士康在口罩等防疫物资的储备上似乎并不充足。袁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所用的口罩是自己买的,并没有从公司领到口罩。” 已经返厂上班的宋女士属于IDSBG事业群(创新数位系统事业群)员工,主要从事平板电脑研发,她告诉记者,“口罩消毒液这些物资需要自己准备,没有人给我们发。”同一部门的同事大部分还在隔离,“目前能够来上班的人很少。” 严峻的疫情防控工作面前,缺少口罩等医疗物资成为企业复工所普遍面临的难题,而制造业大厂富士康则正尝试生产口罩实现自给自足。 早在2月6日,富士康便公开透露,集团旗下工业富联(19.600, 0.79, 4.20%)(601138.SH)已在龙华园区首次导入口罩生产线,并于2月5日顺利实现试产。相关产能预计在2月底可达到日产200万只,将最大限度满足集团员工防疫需求。 对此,袁先生表示,自己也听说过厂区有这条生产线,但具体生产状况并不清楚。另外“生产出来的口罩也并不是马上就能用,产品的质量检测和资质认证还需要一段时间。” “拉新”与产业链冲击 目前龙华园区内有多少员工可以投入生产?员工返工意愿如何?富士康对此并未予以回复。 不过,从厂区大门的人流量以及厂区内部食堂的就餐人数上依旧可见端倪,这家制造业大厂目前正面临着返工人数严重不足的困境。 “一个小时之内,只有四名员工来签承诺书。” 袁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能够顺利从老家出来具备返工意愿的老员工本月会陆续返厂,“14天的隔离期过后,老员工基本上会在3月中旬到位。” 20日晚间6点左右,已经上班的富士康员工宋女士告诉记者,“厂区里开门提供晚餐的餐厅仅有两家,目前绝大多数的餐厅和所有的超市均未开业。” 从宋女士提供的照片显示,已经开业的餐厅也显得颇为冷清,整个就餐区不足百人,“往常这个时候早已经是人山人海。” 鉴于老员工迟迟未能到位同时返工面临不确定性,《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富士康深圳厂区已经启动大规模招聘,同时推出了正式工新进入职激励政策。 2月20日,一位负责富士康深圳厂区员工招聘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日之后入职富士康龙华和观澜厂区的IDPBG(数位产品事业群)员工,在满足返岗时间、出勤要求之后,将奖励3360元,新员工在入职之前需隔离14天。” 不过,20日晚间,记者注意到,上述工作人员的朋友圈连续发布了多条关于奖励政策更新的通知。资料显示,新入职富士康IDPBG观澜园区的员工在满足3月31日前入职,在职满90天的条件下,奖励金额由3360元上调至7120元。 对于奖励政策调整的原因,上述富士康招聘工作人员表示不愿多谈。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新员工的入职奖励还是老员工的复工奖励,针对的仅仅是IDPBG事业群员工。深圳富士康厂区宋女士告诉记者,富士康有多达十个事业群,很多像她这样的老员工复工并没有奖励。 据了解,深圳富士康的苹果手机生产任务由观澜厂区的IDPBG事业群承担,“这属于挣钱的单位,福利待遇自然不一样。”富士康工作人员袁先生如此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苹果公司全球供应链中的50%都在中国,而富士康是苹果最主要的组装商之一。 苹果公司在给投资人的一份声明中提道,“中国各地开始复工,但恢复正常状态的速度比预期的要慢,全球iPhone的供应将暂时受到限制,供应短缺将在一定时间内影响公司的全球收入。” 实际上,除了苹果公司之外,众多国内手机厂商也或许会受到影响。 据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最新报告,即使新冠肺炎能够在今年2月下旬或3月份得到控制,中国智能手机第一季度出货量也将下降30%,2020全年中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将比预期减少5%。

首批国产特斯拉Model 3在上海交付,车主现场求婚 在交付现场,首批交付客户管高明向他恋爱了多年的女友现场求婚,并将刚提的国产Model3交到女友手中。 今天上午10点,特斯拉“中国制造Model 3员工车主交付仪式”在上海超级工厂举行,首批中国产15辆Model 3电动车正式交付,首批用户都是特斯拉中国区的员工。 此次交付的车辆为中国制造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 该车型将长续航里程、强安全性和高科技完美融为一体,除了更好的制造工艺,还拥有面向未来的设计、卓越的驾驶性能,以及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功能。 在交付现场,首批交付客户管高明向他恋爱了多年的女友现场求婚,并将刚提的国产Model3交到女友手中。 管高明告诉记者,和女友恋爱多年,平日里忙于特斯拉工厂的工作,一直想找机会向她求婚,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参与制造生产的国产Model3就下线了。 他说:“从开工建设到交付车辆,上海超级工厂用时不到1年,真是令人惊叹的上海速度!再没有比面前这台自己参与制造的特斯拉更好的求婚礼物!今天愿望终于在19年末得已实现,再也不用等到明年了!” 工作人员与首批国产特斯拉Model 3的客户交接车辆。 15名员工车主和家人朋友来到现场,与众人分享提车的喜悦。与此同时,特斯拉中国区的全体管理层也亲临现场,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并向首批员工车主表达祝贺,也向上海超级工厂所有同事的辛勤付出表示感谢。 首批Model 3的交付,是特斯拉中国团队所有成员共同努力的结果。从开工建设到交付车辆,上海超级工厂用时不到1年。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曾称赞:“这是令人惊叹的上海速度”。 上海超级工厂拥有大量机器人和自动化生产线,除了提升效率,更能大幅提升制造质量。同时,工厂在软件方面也达到非常高的水平,很多关键软件都是由中国工程师团队完成研发。正是他们夜以继日的努力,使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效率和Model 3的制造工艺都实现了更高水准。 对特斯拉来说,此次中国制造Model 3的交付意义不仅在于对员工一年辛苦付出的回报,更是兑现了本年度开始交付的承诺。目前,中国制造Model 3已经在官网telsa .cn接受预定,并将在近期开启全面交付。 。

更多产品请咨询信托资讯网

标签: 黄冈白潭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债权项目

发表评论

政信信托定融网集信托,定融,定融计划,信托产品,信托资讯,信托产品,信托资料 备案号:川ICP备66666666号 Z-BlogPHP强力驱动 主题by:随然